缝补游戏文本王大锤子(张文通金泽)最新章节列表_完本小说大全缝补游戏文本王大锤子(张文通金泽)

小说《缝补游戏文本王大锤子》,现已完本,主角是张文通金泽,由作者“张文通”书写完成,文章简述:缝补游戏完整文本阅读资源带给大家,作者王大锤子擅长宠虐交加,文风独树一帜!作品受数万人追捧,极具价值,人物塑造深受读者喜欢,套路到极致也是成功!总之,这本书能够让人眼前一亮!…《缝补游戏完整文本阅……

缝补游戏文本王大锤子

缝补游戏文本王大锤子》,是网络作家“张文通金泽”倾力打造的一本现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缝补游戏完整文本阅读资源带给大家,作者王大锤子擅长宠虐交加,文风独树一帜!作品受数万人追捧,极具价值,人物塑造深受读者喜欢,套路到极致也是成功!总之,这本书能够让人眼前一亮!…《缝补游戏完整文本阅读》第一章免费试读看着张文通竖起的中指,我整个人都很迷茫,见过死尸,没见过这样的死尸,这他妈是以死来鄙视这个世界?而金泽则将我那件寿衣递给了苗苗,同时开口说:“苗苗,回头将这件衣服上的血迹化验一下,…

阅读精彩章节

缝补游戏完整文本阅读资源带给大家,作者王大锤子擅长宠虐交加,文风独树一帜!作品受数万人追捧,极具价值,人物塑造深受读者喜欢,套路到极致也是成功!总之,这本书能够让人眼前一亮!…《缝补游戏完整文本阅读》免费试读看着张文通竖起的中指,我整个人都很迷茫,见过死尸,没见过这样的死尸,这他妈是以死来鄙视这个世界?而金泽则将我那件寿衣递给了苗苗,同时开口说:“苗苗,回头将这件衣服上的血迹化验一下,看是不是张文通的血液。”
金泽刚说完,我立刻就说:“怎么可能,没看张文通身上没血吗,他应该不是被残忍杀害失血死亡,而是被勒死了或者毒死的。
而这寿衣上的血看起来就像是一场搏杀,这二者应该没有联系。”
我正说着呢,大屁股的苗苗突然就扭头看向了我,说实话她长得真好看,我都有点不好意思看她。
可她看我的那眼神却非常的不屑,甚至还带着嘲讽,这让我非常纳闷。
正纳闷她怎么一副看不起我的样子呢,苗苗突然就将张文通的尸体给翻了过来,而当我看到张文通的背部,我头皮一麻,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同时也明白苗苗为啥对我很不屑了。
只见,张文通后背的左上方开了一个洞,这个洞比一个成年人的拳头还要大一些,而且还挺深的,可想而知从这里流出了多少血。
也就是说我刚才的推断完全就是瞎扯犊子,作为法医,苗苗对我自然是嗤之以鼻了,真他妈丢人,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而苗苗则指了指张文通背上的这个洞,开口说:“死者张文通,死亡时间应该就在半小时内,不过他受到伤害应该在一小时前。
凶手从他后背用凶器剖开了一个洞,这个位置刚好就是张文通的心脏。
凶手的刀法极其的纯熟,应该精通解剖学,张文通的心脏虽然还在体内,但心脏周围的血管都被割开了,而且这一切都是在张文通活着的时候所做的,张文通是被活着割掉了心脏血管,同时大量失血而亡。”
见苗苗这么说,我整张头皮都是麻的,感觉整个人都要窒息了,压抑的不行。
我觉得这凶手也太变态了,真不知道张文通跟他有多大仇,要如此折磨张文通。
不过很快我又觉得不对劲,既然凶手都如此虐杀张文通了,张文通应该是挣扎的不行才对,为何偏偏要竖中指呢?难不成张文通并不觉得痛苦,很享受这个过程?还是说他不畏惧死亡,就算是死了,也要鄙视凶手?我正寻思呢,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立刻开口说:“我看这里很干净,张文通身上除了那个洞,也没什么鲜血,这里会不会不是案发现场,另有案发现场?”我刚说完,苗苗就瞥了我一眼,说:“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刚开始我还挺激动的,大屁股冷傲美法医跟我说话了,认可我了,不过很快我就觉得她口气不太对劲,她似乎是在挖苦我一样,然后我就明白了,大家应该都知道这里不是案发现场,只有我这门外汉以为这是一个多大的发现。
果然,很快何平就来到了金泽的身旁,开口跟金泽说:“大概一个小时前,我突然接到了张医生的电话,他跟我说有重要情报要给我汇报,叫我去他办公室找他。
于是我立刻就去到了他办公室,到了那里却发现现场有大量的血迹,我想那里就是案发现场。
张医生在给我具体情报前,就在那里被残忍杀害了。
于是我立刻就喊上了苗苗,还召集了警力,我们很快就查到了张文通的家,在这里我们也果然看到了张文通被处理过的尸体,这个刚才金泽你也是知道的。”
金泽点了点头,说:“看来我们还是慢了一步啊,凶手永远快我们一步,张文通应该是有了什么发现,可凶手却又不想让他这个发现暴露在我们警方面前。”
说完,金泽就扭头看向了我,就好似在说我一样,这让我心里挺不爽的,我本来就压抑的很呢,所以忍不住就对他说:“不要老怀疑我好不好,张医生在死前就说过了,我是正常人,就算我真的有梦游症,也不可能具备杀人的条件。”
可是说完我又觉得我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因为张文通在鉴定完我之后就死了,而在临死前他还通知警方说自己有什么发现,这让我的话听起来就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了,反正是很苍白的辩白。
我见大家都很沉默的看着我,这种迷茫无助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突然我就想到了刚才张文通给我打的那个电话,于是我像是抓住了最后一颗救命稻草,忙对金泽说:“对了,电话,刚才张文通还给我打电话了,你还听到了,死人怎么可能打电话,这个张文通本身可能就有问题,你们也不能完全就相信他,也要查查他,作为一个变态的人,不排除牺牲自己来达成某种目的的可能性。
要是张文通跟凶手是一伙的,他通过自己的死来害我,来迷惑你们警方,也是有可能的!更何况谁知道他就真的死了?那个给我打来的电话是怎么回事?”我刚说完,我就看到金泽的眼睛中划过一丝异样的光芒,他看着我说:“陈木,不得不说你的想法真疯狂,足够变态。”
我无言以对,我只不过是想撇清自己罢了。
而金泽顿了顿,则继续说:“不过你说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当然张文通死了这肯定是事实,毕竟尸体就在这里,至于那个电话里的声音,我想应该是凶手在他死前,就让他录下来的。”
说完,金泽又对苗苗说:“苗苗,刚才来到这里,第一现场你拍了照片的吧,给我看看,我看看在我们没动这里的现场时,还有没有其他什么线索。”
苗苗将一台摄像机递给了金泽,金泽就翻看了起来,而他刚好在我身旁,我忍不住就将脑袋凑了过去。
照片中的场景跟眼前的画面也差不多,除了张文通的尸体被移动过,没有什么不同的,所以也没什么有用的地方,因此金泽翻得很快,也没什么特别的发现。
而我在看到其中一张照片时,突然眼前一亮,还真被我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眼前的张文通尸体的左手是伸着的,但照片里张文通的左手却是握着的,而且不单单是握拳,而是做出了一个类似‘六’的手势。
没错,张文通的左手手势是个‘六’字。
想到六,然后我的大脑突然像是被开了光一样,瞬间就茅塞顿开了。
张文通在打手势,左手是六,而右手那竖起的中指可能不是代表鄙视,而是表示数字‘一’!没错,左手是六,右手是一!刚想到这,我差点就笑了,于是我忍不住就嘀咕道:“尼玛,搞什么鬼,非常六加一?”当我说完,苗苗、何平他们就看向了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而金泽这个时候也发现了这件事,他立刻就看向了张文通的左手,然后皱起了眉头说:“六和一,张文通到底想传达什么?”而我的整个思路则已经一下子通了,我立刻就开口说:“不,应该不是六和一,是六十一!”金泽他们都看向了我,一时间我成了这里的焦点。
而我则直接看向何平他们,开口问道:“谁,刚才是谁动过张文通的左手,他的手本来是握着的,现在却是伸着的。”
很快国字脸何平就开口说:“是我。”
然后我猛的就提高了音量,用一副审讯的口吻对他说:“好你个何平,原来藏得最深的是你,说,你到底想隐瞒什么?”

小说《缝补游戏文本王大锤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1日 10:47:52
下一篇 2024年2月11日 10:4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