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别沾边,重生的我只想搞钱陈诺王健免费阅读全文_最新完本小说校花别沾边,重生的我只想搞钱陈诺王健

最具潜力佳作《校花别沾边,重生的我只想搞钱》,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陈诺王健,也是实力作者“陈诺”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张元的爸是做小生意的。他打小就看着老爸整天迎来送往,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张元觉得刚才的陈诺就和他爸很像。陈诺微笑着他的肩膀:“义子,别了,快跟为父走吧。”“草!陈诺你占我便宜!”十分钟后,两人来到了一狭窄的小巷。巷子两边是十多间廉租屋。“陈诺,个凉菜的真的住这里啊?”张元从没离……

校花别沾边,重生的我只想搞钱》是网络作者“陈诺”创作的现代言情,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陈诺王健,详情概述:张元觉得刚才的陈诺就和他爸很像。陈诺微笑着他的肩膀:“义子,别了,快跟为父走吧。”“草!陈诺你占我便宜!”十分钟后,两人来到了一狭窄的小巷。巷子两边是十多间廉租屋…

校花别沾边,重生的我只想搞钱

阅读精彩章节

张元的爸是做小生意的。

他打小就看着老爸整天迎来送往,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张元觉得刚才的陈诺就和他爸很像。

陈诺微笑着他的肩膀:“义子,别了,快跟为父走吧。”

“草!陈诺你占我便宜!”

十分钟后,两人来到了一狭窄的小巷。

巷子两边是十多间廉租屋。

“陈诺,个凉菜的真的住这里啊?”

张元从没离开过家,还没到见识人间疾苦的阶段,看到这么破烂简陋的地方。

一间房门忽然打开,一个着清凉的出来,哗啦一下将盆子里的淡黄泼在了张元脚下,然后砰的一声回了屋子。

张元呆呆地看着关上的门,忽然激动起来:“陈诺,这这这……”

陈诺拖着他往前走:“不是这里,前面。”

两人往前走了十多米,来到了广场舞百晓生所说的地址,面前是一扇破旧的门。

陈诺记得,上一世凉菜摊贩杀人的新闻很轰动,有记者专门做了一篇详细的纪实报道。

王健一家三口住在面积只有三十平米的廉租屋里,女儿还在上小学。

夫妻俩每天晚上就在家里做凉菜,第二天拉去春阳街售,以此供一家人生活和女儿上学。

王健其实拿过厨师证,但因为脾气太直,在好几个饭店里都没能待下去。

索就出来自己干。

据位记者多方了解,王健这个人其实很有职业道德,他做的凉菜干净卫生,味道可口,分量也足。

而且绝对不会把坏了的菜充在新鲜菜里一起买。

正因为这样,王健夫妻做买也没能赚到多少钱。

篇报道的最后,记者感叹:王健是个好人,但好人却被杀了人,是人的错世道的错?

后来篇报道被撤了,记者也被撤了。

但反而是这样,反倒让陈诺记忆深刻。

他记得,篇报道里提过,在王健第一次打人被拘留后天,正好是他女儿的八岁生。

陈诺敲了敲门,破旧的屋门打开,现出一张漂亮的脸,带着疲惫,却难掩独有的妩媚。

张元的呼吸都有点停滞了,原来真有啊!还这么漂亮!

陈诺暗暗叹了口气,这样一张脸,难怪上一世些地痞会忍不住对她动手。

“请问……你们找谁?”

徐茹把着门缝,眼中带着血丝,小心翼翼地问道。

丈夫前几天刚和隔壁摊贩打了架而被拘留,现在她们孤儿寡母在家,难免紧张。

陈诺微笑道:“嫂子你好,我是王哥的朋友,王哥马上回来了,他让我先买个生蛋糕过来,今天好像是圆圆的生吧?”

听到陈诺的话,一个小脑袋从徐茹的下方探出来,看到了张元提的生蛋糕,圆乎乎的小脸上现出惊喜:

“哇,好大的蛋糕!”

小女孩跑出来,眼巴巴地看着生蛋糕,手伸到一半,却又不敢触。

“哥哥,这个蛋糕真是爸爸给我买的?”

小女孩眼眸清澈,声气,张元的眼神生生地从的脸上挪开,低头看着王圆圆,顿时心都化了:

“对对,这蛋糕就是我爸给你买的,啊不是,是你爸给你买的。”

“哇太好了!谢谢哥哥!”

小女孩欢呼一声,都快流口了,终究还是没忘记道谢,看来虽然家境贫寒,但家教并不差。

陈诺很难象,上一世王健被判死刑,徐茹自杀后,这小女孩最后变成了什么样。

徐茹疑惑地看着陈诺和张元,这两个男孩明显还是学生,尤其是胖的一个,傻乎乎的,看起来应该不是坏人。

可是自己的丈夫什么时候认识了这样的朋友?

这时陈诺已经将生蛋糕送进了王圆圆的怀里,小女孩开心地把蛋糕抱了。

事已至此,徐茹只能请两人进屋,抱歉地道:

“不好意思,家里太小了。”

陈诺和张元走进屋子。

三十平左右,两张小床,中间隔了道帘子,一张桌子,一个电炒锅,一个小书包。

这就是这个三口之家的全部。

陈诺很平静,张元脸上的错愕却很明显,徐茹眼神微微黯淡,羞愧地低下了头。

贫穷困窘被如此淋漓地展露在人前,让徐茹感到呼吸困难。

陈诺把刚刚在春阳街买的吃食放到桌上,微笑道:

“嫂子,我们顺道买了点吃的,晚上欢迎我们一起帮圆圆过生吗?”

“哥哥给我过生!”

小女孩在旁边拉着徐茹的手,一双大眼睛都快掉进生蛋糕里了。

大概在她看来,两个哥哥走了,生蛋糕肯定也会被带走的。

“这……”徐茹有些为难,低头看看女儿满是期待的小脸,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不好意思,谢谢你们了。”

“嫂子客气了,来,我们摆一下桌子。”

陈诺招呼张元把桌子搬到了屋子中央,把吃食摆了一圈,将生蛋糕的包装拆开,放在桌子中央,只见蛋糕上还用红油写了一排字:

“你的每一个生我都参与,生快乐,我的公主。”

张元脑袋:“豁,还挺文艺。”

徐茹有些愕然,陈诺哈哈一笑:“我随便选了一个,没到上面还写了喜庆话儿,哈哈,正好,祝我们的圆圆小公主生快乐!”

王圆圆小脸开心的一片粉红:“谢谢哥哥!”

陈诺心里抹了把汗,的忘了这蛋糕原本是给周玲儿准备的,上面还写了舔狗的肉麻话。

好在还能圆回来。

张元搓搓手:“我们现在就吹蜡烛吧?”

其实他到现在都不太明白陈诺到底什么,不过看到王圆圆可爱的笑脸,他感觉自己做的事好像还挺有意义的。

陈诺却道:“等等王哥吧,他应该马上就回来了。”

王圆圆着手道:“对啊对啊,刚才爸爸就跟我们打了电话,他马上就回来了。”

徐茹很不好意思:“你们先坐,我去炒两个菜。”

陈诺微笑道:“好,嫂子辛苦了。”

徐茹很贤惠,很快就用电炒锅炒了一一素,张元耸耸鼻子:

“好香啊!”

“我做菜都是跟我丈夫学的,他是个厨师。”

徐茹捋了下耳畔的发丝,声音不大,脸上不由自主地现出笑容。

“对啊对啊,我爸爸做菜很好吃的呢!”

王圆圆也跟着附和,叽叽喳喳的,小脸上带着自豪。

陈诺笑了笑,我当然知道你们两口子厨艺很好,否则也不会来找你们了。

正说着,屋门打开,一个瘦削的身影缓缓走进来,脸上满是颓丧和迷茫。

看到屋子里的情形,他顿时怔住。

“爸爸!”

王圆圆跑了上去,扑进了他的怀里。

徐茹也有些激动,上前两步,打量男人,眼里满是心疼:

“老公,你回来了。”

陈诺起身,对男人微笑道:“王哥,你回来的正好,我们正给圆圆过生呢。”

“你是……”

王健看着眼前的大男孩,一脸疑惑。

“王哥,你的事我们都听说了,我们是来帮忙的,先吃饭吧,圆圆都等不及要切蛋糕了。”

陈诺声音温和,眼神清澈,王健一时有些恍惚,王圆圆却是迫不及待了:

“对呀对呀,爸爸快坐下!”

王健被女儿的小手拉着,心中的疑虑和警惕消散了大半,陈诺在蛋糕上插上蜡烛,张元带头唱起了生快乐歌。

在两人的带动下,仄的屋子里气氛很快变得热络又温馨。

陈诺不停地给王健敬酒,张元则陪王圆圆做各小游戏。

笑声不停地在屋子里回荡,大半瓶白酒下去,王健已经开始和陈诺称兄道弟了,陈诺又敬了他一杯酒,忽然开口:

“王哥,以后有什么打算?”

王健瘦削刚的脸有点红,眼神里都是倔强:“继续去春阳街我的凉菜,我看他们能怎么样?!”

“老公……”徐茹一脸担心,王健深情地看着妻子,叹了口气:

“老婆,对不起,跟着我让你吃苦了。”

其实他也知道,闹成这样,他就算去春阳街继续摆摊生意也很难做下去了。

但他没有选择,要是不去,一家人怎么活?

“老公,你别这么说,我很幸福,真的!”

徐茹明白丈夫的辛苦,拉着丈夫的手,眼神温柔。

“嗝!”

张元打了个饱嗝,在几人诧异的目光中讪讪地道:

“呵呵,我饱了。”

王圆圆欢呼:“太好了,张哥哥不会再和我抢肉嘎嘎了!”

张元脸通红,抹了下上的油:“我、我什么时候跟你抢了?”

几人都笑了起来,气氛更加融洽。

是时候了。

陈诺蓦然开口:“王哥,其实我有一个办法,你不用再去春阳街跟人争摊位,而且还能赚更多的钱,让嫂子和圆圆过得更好。”

“什么办法?”

这话直戳进了王健的心里,半醉的他倏地睁大了眼睛。

陈诺微笑道:“王哥,你知道锅炉厂吧?”

王健点点头,锅炉厂是江县为数不多的企业,很多人都听说过。

陈诺道:“锅炉厂刚刚搬迁去了工业园区,厂里的食堂还没建起来,很多工人都没地方吃饭,王哥和嫂子做菜这么好吃,要是你们去边摆个摊……”

王健眼睛一亮:“真的?”

人的认知受限于生活范围,王健一家人住在春阳街附近,眼界便受限于此,从没过把摊子摆出春阳街。

此时听到陈诺的话,顿时有醍醐灌顶的感觉。

徐茹却比他清醒一些:“可是么大的厂,能随便允许我们去门口摆摊吗?”

王健也过来,顿时有点丧气了:“是啊,我们肯定会被人家赶走的。”

“不会的,因为……”

陈诺微笑道:

“锅炉厂的厂长是我叔。”

小说《校花别沾边,重生的我只想搞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0日 10:37:30
下一篇 2024年2月10日 10:3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