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恶毒白莲花(沈虞沈墨)小说完整版_已完结小说重生之恶毒白莲花(沈虞沈墨)

无广告版本的古代言情《重生之恶毒白莲花》,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沈虞沈墨,是作者“姜鹭”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秦国将门出身的叶晓女将军,被逼入绝境,竟意外穿越到沈家庶女沈虞身体里,太荒唐了!关键沈虞还是一个很惨的庶女!我叶晓到底该怎么办?…

重生之恶毒白莲花

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重生之恶毒白莲花》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姜鹭”大大创作,沈虞沈墨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姑娘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为何这样问?”沈虞微微挑眉。“从前,姑娘都是与世无争,可自从落水之后……姑娘是不是在故作坚强?”落枳有些哽咽。沈虞没想到这两个丫鬟对自己如此忠心她温柔一笑,沈虞好久没这么笑过了。“落枳,夜缡,我没事…我只是不想过以前那种任人欺凌的日子了,我以后不会吃苦的,你们也不会…

阅读精彩章节

回了自己的院子,落枳和夜缡看着这么丰盛的饭菜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愣着干嘛?一起吃啊。”沈虞的肚子也咕咕的叫。

“姑娘,这不合规规。”落枳开口。

“没有什么合不合规矩的,他们从来没把我当主子,你们也别守着了。”

两人早已饿的不行,听完两人相视一笑,“那姑娘,奴婢就不客气了。”

三人吃的倍香,片刻盘子就空了,一共六个菜全吃完了。

沈虞打了一个饱嗝,好没吃这么饱了……沈虞从小便没吃过饱饭。

她陷入沉思:我不知能为你做多少,但一定会活的幸福。

落枳和夜缡也出神,以前沈虞闷闷的,话不是很多,但自从落水之后沈虞便变得不一样了。开朗了好多,她们也为沈虞高兴。

“姑娘…姑娘。”落枳回过神。

“姑娘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为何这样问?”沈虞微微挑眉。

“从前,姑娘都是与世无争,可自从落水之后……姑娘是不是在故作坚强?”落枳有些哽咽。

沈虞没想到这两个丫鬟对自己如此忠心她温柔一笑,沈虞好久没这么笑过了。

“落枳,夜缡,我没事…我只是不想过以前那种任人欺凌的日子了,我以后不会吃苦的,你们也不会。”

“好,我们相信姑娘。”

落枳和夜缡从小便跟了沈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沈虞受难时,她们两人也是不离不弃,这样忠心的人实在难得。

“娘,这药也太苦了。”沈墨倚靠在床上,身着素衣,眼睛细长,樱桃小嘴,声音也尖尖的。

沈母在一旁给她喂药。

“墨儿,良药苦口。”沈母语气温柔。

“我吩咐厨房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菜,一会啊就送来了。”

“好吧,还是母亲疼我,谢谢母亲了。”沈墨面色红润和沈虞形成反差。

沈墨和沈虞虽说是一个父亲,但长相却大相径庭。

这是一个丫鬟急匆匆跑来,“大夫人,大夫人不好了。”

“什么事这么急?没看到墨儿正病着吗?”沈母训斥道。

“厨房给大姑娘做的菜肴……被二姑娘抢走了。”

什么叫抢?这本应就是沈虞应得的,她生病从来没有药,全靠自己扛着。

“什么?真是反了这个小蹄子了,来人把她叫过来!””

“是。”

沈墨微微勾唇。

沈虞吃完饭还坐在桌子边,望着门外,“应该……快来了吧。”

“姑娘,姑娘大夫人让你去正院……”夜缡急忙从院门外跑来。

落枳神色紧张,“姑娘……这可怎么办?大夫人一直偏袒大姑娘,这次去不知道要挨多少打。”

每一次沈虞被沈墨诬陷做错事,沈母都会兴师问罪,动不动就挨板子。

“去把我最旧的衣服拿来,我……自有办法。”

沈虞微微勾唇,今日也该演一出好戏了。

沈虞到了正院门口,便看到沈母和沈墨坐着,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沈墨看到她皱了皱眉,沈父也是欲言又止。

“见过父亲母亲,还有大姐姐。”沈虞语气柔弱,楚楚可怜。

“你还知道我是你母亲,你还知道旁边的是你姐姐?你今天为什么要抢走给墨儿的菜肴?!”沈母脸上不见了慈祥,全是厌恶。

沈虞听完一下跪在地上,眼眶泛红,“母亲,我不知道啊,今日我才刚醒,我看快过了午时,就去厨房领饭。何来抢一说?”沈虞的眼神无辜。

“撒谎,王厨长明明派人送去了!”

看来王厨长没有把沈虞打他的是说给沈母。

“夫人,不要动怒,我们都不知道虞丫头醒,她自己饿了多领些也是好事,你看这瘦的……”沈父劝道。

沈母白了他一眼。

“哦,母亲说的是那碗白粥吗?我以为王厨长送错了,所以亲自去领的。”沈虞低下头。

沈墨手里一紧,心想:她平时挨训都是不吭声的,这次怎么……”沈母也有些慌。

“什么?白粥?”沈父瞪大双眼。

“你以前不也是吃……”沈母停住,差点说漏嘴。

沈父盯着她,看来沈父不知道她们娘俩对沈虞做的事。

沈虞又说:“这不怪母亲的,可能真的只是送错了,而且我已经领到饭了,我吃完也没懈怠,洗完了衣服,还拖了地呢。”沈虞观察这沈父沈母的表情。

沈父挺高音量“什么,洗衣,拖地?”沈父看向沈母。

沈母彻底慌了,“老爷……这我也不知道啊。”

沈父把沈虞扶起来,不听沈母解释。

沈虞依然落泪,双眼通红,像可怜的小兔子。

沈父对这沈虞说:“是父亲不好,平时疏忽了你,以后不会了。”沈虞点点头。

一旁的沈墨按耐不住了,“父亲,不要听她一人之言,二妹妹母亲何时让你做过这些事?”

沈虞假装受惊,“对,这些杂活不是母亲让我做的,都是我自愿的。”

沈母指着沈虞,“你……”沈母气的说不上话。

沈虞心里冷笑:呵,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沈墨,薛玥(沈母)以后我们来日方长。

“好,好,那你说说落水之事……”沈母说。

“母亲那更是错怪我了,当日我不知怎的就落入水中,大姐姐是为了救我才掉下去的。我今日刚醒就听说是我推了大姐姐,我好冤啊,我不会水命差点就没了,我怎么会推大姐姐呢?”沈虞边哭边说,哭的梨花带雨的。

那河很深,沈墨算准了沈虞不会水,她以为沈虞不会醒过来,没想到沈虞命这么好。沈虞歪了歪头,看向沈墨,“是不是啊,姐姐。”

沈墨下颚发抖,努力挤出一个微笑,“妹妹说的是~”

“那如此今日之事就到此为止吧,虞丫头,以前对不起你,以后不会了,一会我命人为你量身做几件好衣裳,可好?”沈父看着沈虞,眼里满是愧疚。

“都听父亲的。”

一旁的沈墨和沈墨看着沈虞。

沈墨心想:“这沈虞落了个水,脑子坏掉了?怎么性格变成这样了?”

以前沈墨不论怎么对沈虞打骂,她都不会反抗,一声不吭的,现在却……

回到院子里,沈父给沈虞添了很多东西,家具全都换新,还有新衣服……虽然是沈墨的尺寸。

衣服上的纸条上:虞丫头,这都是墨儿没穿过的,你先穿着,你的新衣做好后我会派人送去。委屈你了”

短短几个时辰,沈父就送来了这么多东西,外面还有人在修缮庭院。沈虞也是有人疼的。

但沈虞也知道她现在只是利用沈父的愧疚之心。

而另一边的院子就热闹了。

“啊!”沈墨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都砸到地上。“沈虞那个小贱人!她竟然还装上了,和她的亲生母亲一样是下贱胚子!”

“姑娘,小点声,小心老爷听到。”一旁的丫鬟劝道。

“你又算什么东西?敢顶撞主子,她一个小小的庶女,就会用这些狐媚手段博取父亲的关心!”沈墨脸气的发红。

沈墨才刚及笄,说话就如此难听。“奴婢不敢。”丫鬟下跪。

“呵,走!去看看那个贱人。”沈墨起身。

东院里,沈虞坐在桌旁,似乎出神:我用相同的办法对付沈墨,她肯定会怀疑,毕竟性格差距太大,但……无所谓,反正现在是在沈虞的身体里,她想怀疑也怀疑不到哪去。

“姑娘,大姑娘来了。”落枳说。还没等沈虞开口,沈墨便已走到房门口,出言讽刺道:“哟,妹妹这院子被修缮了好生气派啊。”

沈虞起身行礼,“多谢姐姐夸赞,托了姐姐的福了,而且这是父亲的的意思呀。”

沈墨看院子冷清干脆也不装了,露出丑陋的嘴脸,她走近了些,抬手就是一巴掌。

沈虞脸上火辣辣的,一道清晰可见掌痕。

“姐姐……”沈虞心想:这人还真是两幅面孔,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她不装,我也没必要给他好脸色看。

叶晓以前是将门的嫡女,身份尊贵从小就锦衣玉食。

“你到底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和我抢?我告诉你,你和你那死去的娘一样,都是个下贱胚子,今天你舌灿莲花,以后我肯定会把你的舌头割下来。”沈墨摆出高高在上的架子。

沈虞冷冷盯着她。

“怎么?不服?”

“啪”的一声,沈墨倒在地上。她捂着脸,一副狼狈样,“你疯了,敢打我,我可是嫡出的嫡女!你有什么资格打我?!”

“我有何不敢?第一是大姐姐动手在先,二你出言侮辱我和我娘,三我打你,因为你就是个疯子,看你不爽咯,你我同为主子,我你眼里连奴婢都不如吧,还有我是怎么落水的?姐姐应该比谁都清楚。”沈虞俯看着她。

沈墨的脸上倒是没有掌痕,沈虞用的巧劲,虽说没留什么痕迹,但打在人的脸上也是很疼。

“你……你到底是谁?!落个水和变了个人似的。”沈墨气的不行。

“姐姐这话问的可真可笑,我不是沈虞,还能是谁?我是沈虞,但我不是从前那个任人欺凌的沈虞,姐姐,真不好意思,刚刚吃的太饱了,劲使大了,莫怪,多亏姐姐的吃食啊。”沈虞笑笑。

沈墨起身,脸气的煞白“好,你给我等着!”沈墨带着丫鬟狼狈的离开了。

沈虞摸了摸脸,落枳上前“姑娘,何必呢。这脸……”

沈虞冲她笑笑,“我没事,一会

儿……去找父亲拿些药吧。”

落枳还想说些什么,但咽下去了。

“好。”

小说《重生之恶毒白莲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9日 22:30:20
下一篇 2024年2月9日 22:3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