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大全绵绵更比江山娇沈红绵李锐祯_绵绵更比江山娇沈红绵李锐祯已完结小说

完整版古代言情《绵绵更比江山娇》,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沈红绵李锐祯,是网络作者“词穷冯太太”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腹黑痴情寡言大老虎vs软萌可爱美艳小白兔1v1,双洁,小甜文,放心入坑不正经文案: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既而画地为牢,密密知网,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故事!正经文案:沈红绵虽是兴安城中有名的美人,可却有个撩人不自知的榆木性子,每每勾的当朝七皇子李锐祯心下搓火,暗暗磨牙。偶然两人月下对谈,七皇子问“你心里是否有我?”沈红绵小脸不红不白,淡定的摇摇头。七皇子又问“既然没有,那为何当初还以帕子扫我的脸,勾引与我?”沈红绵有些结巴,道“那是风大,吹飘了手帕!”李锐祯长臂一伸,将娇小的她揽进怀里,道“浑说!”…

古代言情绵绵更比江山娇》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沈红绵李锐祯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词穷冯太太”创作的主要内容有:他道“沈院判若是能护住我的心脉,拖到太子妃平安生产,到时候我自会如实相告。”五年来,沈盛虽派过不少人回兴安打听当年的事,但大多数都无功而返,他知晓定是有人从中刻意阻挠,才会如此棘手。现下李锐明所查出来的真相,正是他最想知道的,所以沈盛便应了李锐明所求。翌日,他取了药,交给沈红绵,嘱托她一定要亲自交到…

绵绵更比江山娇

阅读最新章节

待沈红绵疾步离去,沈盛便提着箱子上前,替李锐明诊了脉,又见他眼下乌青,舌苔发黄,心中便有了大致判断。

收了脉枕,复又坐回椅子,恭敬道“太子殿下最近饮食可好,睡眠如何?”

“每吃即会呕吐,夜里常有惊醒。”

“除此之外可有别的不适?”

“没有。”

沈盛又道“太医院的其他人如何说?”

“不肖他们说,”李锐明笑道“我已知晓我这身子是药石无用,我这是中毒所致,且毒性已侵入心脉,可对?”

沈盛心里一惊。

他所中之毒,名唤藜芦,这植物乃是近水而生,茎上开花,根在沙土里,和莲藕很是相似,因兴安靠淮河,每到夏季便有贪嘴的人会中此毒,可这毒原也不难解,怕就怕长年累月入药,侵入心脉,便无力回天了。

他见沈盛沉默,便又问“你可知,这药是谁下的?”

沈盛道“微臣愚钝,不知。”

“沈院判何必自谦,你才华横溢机敏过人,年少时在兴安城便颇负盛名,如今回来了,假以时日必定入阁,首辅也当得。”

沈盛微垂眼帘,回道“微臣只是一介医者,无意在朝堂搅弄风云。”

“我知道,我知道,咳咳……”许是刚才话说的过快了,李锐明紧咳两声,从怀中抽出绵帕,遮掩双唇,连擦几下,只见白色帕子一摊乌红色血迹,很是醒目。

待他气息匀了,才道“沈院判不必担心,我已是将死之人,自是不能拉你入局……”

“既如此,”沈盛起身,拱手施礼,道“微臣会如实将殿下您的病况告知陛下,微臣告退。”

李锐明缓缓的又道“沈院判既然已经回来了,就不想知道,为何身体一向康健的沈大人会突然暴毙吗?”

狭长眸子紧缩,顷刻间沈盛内心便如翻江倒海,站定了,没有答话。

殿内针落可闻。

李锐明靠软枕而坐,道“沈院判,这世上中毒而死的人,有的如我这般长年入药水滴石穿,有的也可如家父般,七孔流血肠穿肚烂,我说的可对?”

沈之鹤当年死状却如他所说,杀父之仇在心,饶是沈盛端的一派温润如玉,却也险些耐受不住,低声道“太子殿下,你究竟想说什么?”

李锐明道“你父亲身亡,乃为人下毒所致。”

“太子殿下如何知晓?”

李锐明贵为太子却病入膏肓,太医院的人失察自是罪大恶极,偏他又是个温良性子,不忍见血流成河,便隐忍不发,心中又怕等不到林慕姝平安生产,万分焦急之时,正巧听说沈盛在江洲传出“神医”美名,这才费尽千辛万苦查清了沈之鹤当年暴毙的真相。

他道“沈院判若是能护住我的心脉,拖到太子妃平安生产,到时候我自会如实相告。”

五年来,沈盛虽派过不少人回兴安打听当年的事,但大多数都无功而返,他知晓定是有人从中刻意阻挠,才会如此棘手。

现下李锐明所查出来的真相,正是他最想知道的,所以沈盛便应了李锐明所求。

翌日,他取了药,交给沈红绵,嘱托她一定要亲自交到太子李锐明手上。

沈红绵欢快的应了,从沈府出来,记起林慕姝喜好酸食,便来在靖水楼买好酸梅子冰糕,到了太子府,先将药送到,告退出来,直奔园子里花谢去了。

林慕姝捧着孕肚站在合欢树旁纳凉,沈红绵轻跑下廊子,娇声唤道“姐姐!我可又来看你啦!”

林慕姝回头见是她,连忙喜道“你真的来了,我的好妹妹,我还以为你今日不会来呢!”

沈红绵将食盒放在桌上,假模假式的行个万福礼,凑前握住她的手,道“姐姐,你猜我今日来看你,还有什么重要差事?”

丫鬟丁香将绵蒲团子拿来铺到石凳上,二人手拉手坐好,林慕姝才道“我猜不出,是什么呀?”

沈红绵笑道“我刚刚给太子殿下送去一瓶药,是我哥哥交代我拿来的,能医他病的!”

“真的!”林慕姝激动地道“你没骗我?”

“我骗你做什么呀!”二人四目相对,看她还不放心似的,沈红绵又道“我哥哥医术了得,他肯给太子殿下拿药,那便说明太子殿下的病无碍,这回你应该宽心了吧?”

“那便好了……”林慕姝低头抚摸圆滚滚肚皮,鼻头一酸,竟是哭了。

近几个月,李锐明食不下咽,夜不能睡,帕子上血迹斑斑,她见了,虽不问却也忧思甚重,今日听说能治的好,忍不住便哭了。

丁香在旁宽慰道“夫人,有法子能治便是好事,莫要哭了。”

沈红绵也道“姐姐!怎地你都嫁人了,还是个爱哭鬼!”

林慕姝抽噎着,轻轻以帕子拭面,娇嗔道“你莫笑我……”

她怀孕七月有余,身着淡粉色圆领对襟宽袖长衫,头梳堕马髻,端坐着,神态温温柔柔。

沈红绵不免心生怜爱,抽出帕子,替她擦干净脸,道“是我不好,不该说你是爱哭鬼,如今双燕姐姐不在这里,也没人帮我哄你了!”

“唉……”林慕姝长叹一声,舒了心中愁绪,又道“你也莫提双燕妹妹,她也病了,我许久都没见过她了。”

她也病了?这兴安城刮的什么妖风,怎地一个两个都病了?

沈红绵吃惊道“她得了什么病?”

“我也不清楚,自打一年前上元节过后,她就病了,我成婚那日,她只叫丫鬟白芍送了贺礼来,之后我去夏府几次,她都没有见我。”

沈红绵道“她可看大夫了?”

“看了,便是宫里的御医,夏伯父都请了去。”

“那御医们怎么说?”

“只说气血两虚,开了无数的方子,病也没有好。”

“是吗?”沈红绵点点头,道“许是她病的太严重,怕你见了伤心,所以不敢见你。”

林慕姝叹道“这也有可能……”

沈红绵又道“姐姐莫担心,待我去她府上瞧瞧,再来告诉你,如何?”

“那最好不过了,”林慕姝道“你离开五年了,双燕妹妹定是十分想念你,你去见她,她应该会很高兴,不像我,去过好几次,都被拒绝了。”

她说着眼眶又红红的要哭起来,沈红绵只好耐着性子哄道“我的好姐姐,连我和双艳姐姐的醋你都押,我看这酸梅子冰糕,你也不用吃了!”

林慕姝以帕子从她肩头扫过,道“你贯会取笑我……”

小说《绵绵更比江山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9日 22:27:59
下一篇 2024年2月9日 22:2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