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指一算,真千金要炸翻娱乐圈(姜荔姜斯宁)完结版小说_完结小说免费阅读掐指一算,真千金要炸翻娱乐圈(姜荔姜斯宁)

《掐指一算,真千金要炸翻娱乐圈》是作者“姜荔”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姜荔姜斯宁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地图是假的,你跟着我走。”“是节目组故意安排的吗?”顾时不解,“没听李导说还有假地图,他们不担心嘉宾迷路吗?”跟拍的两个摄影师忍不住反驳:“没有假地图,节目组都踩过点。”顾时放下心来,指向前面:“我们往这里走,然后右拐,就能看到宝藏。”姜荔看他坚持,没有再说什么,跟在顾时后面,和她保持一……

掐指一算,真千金要炸翻娱乐圈

火爆新书《掐指一算,真千金要炸翻娱乐圈》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姜荔”,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地图是假的,你跟着我走”“是节目组故意安排的吗?”顾时不解,“没听李导说还有假地图,他们不担心嘉宾迷路吗?”跟拍的两个摄影师忍不住反驳:“没有假地图,节目组都踩过点”顾时放下心来,指向前面:“我们往这里走,然后右拐,就能看到宝藏”姜荔看他坚持,没有再说什么,跟在顾时后面,和她保持一米的距离才往前走了十几米,顾时停下脚步,抽了口气低头一看,裤腿全是苍耳,露在外面的脚踝被刮出了伤“这里怎…

免费试读

“地图是假的,你跟着我走。”

“是节目组故意安排的吗?”顾时不解,“没听李导说还有假地图,他们不担心嘉宾迷路吗?”

跟拍的两个摄影师忍不住反驳:“没有假地图,节目组都踩过点。”

顾时放下心来,指向前面:“我们往这里走,然后右拐,就能看到宝藏。”

姜荔看他坚持,没有再说什么,跟在顾时后面,和她保持一米的距离。

才往前走了十几米,顾时停下脚步,抽了口气。

低头一看,裤腿全是苍耳,露在外面的脚踝被刮出了伤。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苍耳?”

摄影师一边往后退一边举着摄像机,听到顾时提醒,低头一看,裤子沾满了苍耳。

这个时候他们还没有想太多,继续往前走。

走了一段路后,姜荔忽然停了下来,她的跟拍摄像师也停了下来,站在她身后。

顾时听不到脚步声,回头看向姜荔,“怎么了,走不动了?”

“你最好换一条路,前面有阻碍,路不通。”姜荔看向左侧方向,下巴微抬,“那个方向就不错。”

“地图显示还要往里走,看到节目组挂的旗帜再右拐。”顾时低头看着地图,脚步不停,“你要是担心,我先探路。”

顾时走了一段路,回头一看,姜荔还真没有跟来的意思,内心有点无力。

她这么不配合,真让人烦躁!

忽然,附近传来嗡嗡声。

顾时和摄像师抬头左右看,看到树挂着一个巨马蜂窝,几只大马蜂在周围巡视。

摄像师惊恐地瞪大眼睛,大喊:“快跑!”

说时迟那时快,顾时和摄像师刚跑向姜荔,身后的马蜂窝像是计划好了一样,狠狠砸落。

马蜂们气急败坏,四处奔走。

摄像师扛着摄像机,健步如飞。

顾时也慌不择路,飞快奔跑,风吹动他的刘海,露出张的眼神。

路过姜荔时,他不忘拉住她一起跑:“往这边!”

姜荔淡定地叹了口气:“都说了路遇阻碍不得强行往前。”

跑了一分钟后,姜荔挣脱顾时的手,又停在了原地。

顾时因为惯性往前冲了两米,刚要回头问她:“你怎么……”

“啪叽!咚——”脚下一软,脚底一滑,顾时整个人倒地,低头一看——

哦豁,踩到了满是淤泥的水洼,滑到了。

旁边的跟拍摄像师也没能幸免,溅了一身泥。

反观姜荔,净净站在原地,身后的跟拍摄影师一脸庆幸地拍了拍自己的腹。

这个时候,顾时想起了姜斯宁的提醒。

他脸色僵,问姜荔:“你怎么知道这条路这么多阻碍,你来过?”

“算到了,除了阻碍就是伤害,你再乱走,遇到的就是不是马蜂,而是猛兽了。”

顾时有点儿听不明白,怎么算到的?

经过这几次挫折,地图丢了,方向迷失了,顾时不敢乱走了。

姜荔朝南方一指:“从这儿绕回去,宝藏别想了,我们拿不到了。”

现在姜荔指哪儿顾时走哪儿,一声不吭,很听话。

身的泥土、腿的苍耳和头的杂草让他不得不听话。

走了一段路,姜荔遇到了正在布置道具的道具组。

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提着大桶,惊讶地看着他们:“你们怎么走这儿来了?”

姜荔看向其中一个精瘦的男人,眉眼微动:“阴物不要乱捡,压不住会招来灾祸。”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看向姜荔。

精瘦男人刚要发作,看到摄像机,他语气平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们要是迷路了,可以跟着我们出去。”

“今天遇到你算是缘分,我可以主动帮你化煞,你可以拒绝,但机会只有一次,下次你就要用诚心请我出手了。”姜荔目光扫过他的裤兜,轻轻一笑,“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要拿。”

旁边有同事内心起疑,问男人:“张秦,你拿了什么东西?”

“我什么都没拿!”张秦压制不住情绪,目光不善看着姜荔,“你就是组里说的喜欢装神弄鬼的姜荔吧?本来我还不信,没想到你真喜欢张嘴就来!”

他拿起桶里的背包挂在肩,气冲冲往前走。

走了几步,他怒斥同事:“墨迹什么,等着听人唱戏吗?”

姜荔面向张秦的背影,声音很轻,但字字清晰:“你是火形兼木的面相,相生相化印堂平宽,眉须清奇,面尖且气色青黑有光。”

“近几天最好少去无人的地方,要是迷路,要往东走,千万不能往北,否则死路一条。”

同事忍不住看了眼张秦的相貌,心想说得蛮准的,就是最后一句有点唬人了。

要不是有摄像机在,张秦非要冲去骂姜荔一顿。

“张秦,你相信她说的吗?听起来怪邪门的。”同事害怕地看了看周围。

“我从来不相信这些东西,她在博人眼,你们就当什么都没听到!”

“所以你没捡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没有!”

换作以前,姜荔才懒得管这些人。

他们拒绝帮助,按理来说是无缘改命的。

但谁叫她缺功德缺信仰呢?

看在那个男人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的份,她不介意提点一二,信不信由他。

顾时古怪地看着姜荔,问:“你刚才说的什么意思?”

“他不听劝就会死的意思。”姜荔粲然一笑,眼波流转。

“……”她挺敢说的,他都不敢听。

等姜荔和顾时回到露营地时,姜芮芮他们也陆续回来了。

蔡芊哭丧着脸,双手搓着肩膀,眼睛红红的:“都没人告诉我这条捷径是恐怖主题啊?满地的骷髅,吓死人了。”

没有导演理会她,她转头看到姜芮芮和姜斯宁过来,拉着她诉苦。

顾时身脏兮兮的,助理正在给他摘苍耳擦脖子。

姜斯宁不经意一瞟,瞠目结舌:“不是吧兄弟,你掉坑里了?”

“走错路了。”顾时温暾地说了一句,看了眼姜荔。

这时蔡芊才注意到姜荔他们回来了,她脱口而出:“你怎么在这儿?”

姜荔微微挑眉:“我不在这儿会在哪儿?”

蔡芊噤声,回头看了眼之前发地图的员工,直接挂脸,坐到椅子一声不吭。

明明说过那个假地图通往的是曾经野兽出没的地方,姜荔怎么提前回来了,还完好无损!

嘉宾们入座后,李导开始主持:“请大家亮出自己所得的宝藏,进行统计积分。”

孟枝鹊率先拿出自己的盒子:“我运气一般,走了好长一段路才看到箱子。”

“孟老师眼神好,我路过都没看到那个箱子。”肖烁恭维道。

“我和宁宁拿到了两个盒子。”姜芮芮笑道。

“我姐运气好,走出去没多久接连捡到两个箱子。”姜斯宁靠着椅子,一脸骄傲。

顾时换好净的衣服走过来。

姜斯宁问他:“顾时,你们最早回来,有没有拿到箱子?”

“他都摔成那样了,哪里像找到箱子的样子?”蔡芊翻了个白眼。

“哈哈哈,顾时,我都说了跟着姜荔很倒霉你还不信。”姜斯宁幸灾乐祸。

“我们迷路了,又是马蜂又是泥塘。”顾时叹了口气,用纸擦了擦额头,“还好姜荔方向感好,带着我们走出来了。”

“姜荔就是霉神,我家当初签了她,股价跌了两个月,我姐出去露个面,股价涨来了。”姜斯宁语气得意。

孟枝鹊来了兴致,身体前倾:“不是巧合吗?”

“一次两次是巧合,三次四次就很晦气了。”

“宁宁。”姜芮芮拉了拉姜斯宁的衣袖,体贴道,“发生那些不好的事也不是荔荔姐想看到的,你不要伤她的心了。”

“我看她可不在意,倒霉的又不是她。”姜斯宁斜了一眼姜荔。

姜荔端着茶抿了一口:“你继续,我倒想听听,你家狗难产是不是也要赖我身。”

“噗嗤——”孟枝鹊忍俊不禁,连忙喝水掩盖尴尬,“不好意思,我笑点比较低。”

姜斯宁黑着脸不说话。

做完任务已经下午,节目组在小洋楼里安排了晚饭,进行相互提问的环节。

导演和助理们排排坐,将问题纸板递给他们。

孟枝鹊拿着台本主持:“这个问题是问姜芮芮的,粉丝们都觉得你是节目中胆子最小的,担心你会害怕,你怎么想?”

“其实我觉得我胆子不算小啦……”姜芮芮游刃有余的样子,说话语气可可爱爱。

门口有人飞快跑进来,在李导旁边说了几句什么,李导脸色一变。

“谁失踪了?”

“道具组那几个人,午进了森林,到现在还没回来!”

小说《掐指一算,真千金要炸翻娱乐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7日 10:40:07
下一篇 2024年2月7日 10:4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