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小说嫁高门做主母,她娇骨玉香撩疯了(苏晚陆二郎)_嫁高门做主母,她娇骨玉香撩疯了苏晚陆二郎免费小说笔趣阁

小说《嫁高门做主母,她娇骨玉香撩疯了》,现已完本,主角是苏晚陆二郎,由作者“黑暗大荔枝”书写完成,文章简述:【自己磕错cp不许骂人】【纯正钓系】【心机女明星穿越成古代庶女】苏晚生的绿鬓朱颜,娇骨玉香,被嫡姐陷害后一夜大肚,婚事也被嫡姐取而代之。两年后,嫡姐无法生育,苏晚被祖母强迫去给姐夫做妾,替姐姐生孩子。江岸渡口,苏晚袅袅楚腰,惊艳亮相,泪眼朦胧的跌入了姐夫怀里。姐夫以为妻妹心悦于他,殊不知,他只是妻妹报仇的工具人。苏晚一边与嫡姐祖母搞搞宅斗,一边费尽心机周旋在上京城的权贵公子间,她此生目标,便是嫁入高门,做个掌家主母,悠闲富贵的过完这一生。…

嫁高门做主母,她娇骨玉香撩疯了

嫁高门做主母,她娇骨玉香撩疯了》主角苏晚陆二郎,是小说写手“黑暗大荔枝”所写。精彩内容:胃受不住,只能吃些简单的白粥。苏晚接过碗,吃了起来。金桃眨巴着眼睛:“小姐,你也是第一次坐船,你怎么一点都不晕呢?”苏晚暗笑,她以前可是游轮常客,坐的次数多了,就不晕了。她抬眼望了望金桃惨白的脸:“你要是还觉得难受,就去喝点醋,会舒服很多的…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两条船,一大一小,从柳州出发,绕水路赶赴上京。

水面波光粼粼,到落日时分,还能欣赏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美景,所以,这一路走来,苏晚是很开心的。

“小姐,快到了。”

金桃抱着披风过来,“你别总站在船舷,这儿风大,容易吹着凉。”

苏晚依依不舍的望着湖光天色的水面,指着那轮与水面接壤的落日笑道:“真美。”

金桃看了一眼那落日,转过头来,盯着自家小姐的脸蛋,嘻嘻笑道:“还是小姐更美。”

苏晚抿唇,瞪了金桃一眼:“你就爱油嘴滑舌,不知道跟谁学的。”

金桃又是嘿嘿一笑:“绝对发自真心,不是溜须拍马。”

扶着小姐进了船舱内,残烟正好盛了一碗白粥出来。

坐船乘行了七天的时间,金桃和残烟晕船,吐的厉害。

胃受不住,只能吃些简单的白粥。

苏晚接过碗,吃了起来。

金桃眨巴着眼睛:“小姐,你也是第一次坐船,你怎么一点都不晕呢?”

苏晚暗笑,她以前可是游轮常客,坐的次数多了,就不晕了。

她抬眼望了望金桃惨白的脸:“你要是还觉得难受,就去喝点醋,会舒服很多的。”

今夜过后,明天就能抵达上京了,不知道姐姐接到了祖母的信,会不会来接她呢,真是让人期待呀。

次日风和日丽,探出船舱一望天色,湛蓝无云,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苏晚缩回船舱内,换了一套崭新的襦裙,又取出眉笔,细致的画了浅浅的眼线。

她并未化妆,只用了玫瑰膏护肤,另外,还别出心裁的,用紫色的胭脂在脸颊和鼻头处涂了薄薄的一层。

她肤色是纯正的雪白色,浅浅的一层紫让她的芙蓉素面多了娇羞之姿。

残烟已经叫船夫把行囊都背上岸了,她转身去扶船舱里的小姐。

苏晚矮着身子,探出半个脑袋,问她:“姐姐来接我了吗?”

残烟怔愣片刻,她怎么觉得自家小姐的美貌又跃升了一个等级呢。

“哦,大小姐已经来了。”

“是这样啊。”苏晚收紧了腹部,盈盈一笑,扶着残烟的手,缓缓走出了船舱。

渡口千米外停留着一辆古朴典雅的马车。

苏琳坐在马车里,不愿意下去,旁边的刘嬷嬷费尽了口水劝解她。

“大小姐,这晚小姐人都到渡口了,您再怎么厌恶她,也该装装样子。”

这位刘嬷嬷正是先前把苏晚从乡下接回苏府的嬷嬷,她提前回去,先见了苏晚一面,后又见了苏老太太,回到苏琳身边后,便把老太太交代的话,一句不拉的说给了苏琳听。

可苏琳骄纵怪了,一听说苏晚如今生的冰肌玉骨,媚骨天成,一定能帮她拢住陆二郎的心,她就气的又摔又打。

她才是陆归舟明媒正娶的妻子,凭什么她的夫君要与那个庶妹分享!

“她的生母是个倚楼卖唱的妓子,她苏晚是妓子的孩子!她就是比我低贱,她凭什么!”

“大小姐。”刘嬷嬷急了:“您何必跟那贱人计较,您说的对,她是妓子的孩子,她生来就比小姐你低贱,她只是个玩意,是个替小姐笼络夫君的工具而已。”

“小姐实在犯不着为这种贱婢生气,就算她以后进了陆家内宅,那她也是妾,您是主母,主母拿捏妾室,那方法多的是。”

马车的帘子掀开了一些,露出苏琳气呼呼的小脸来。

苏琳也是个美人,只是因为算计,倒显得面相刻薄了些。

她身材瘦削,肤色有些死白,手上戴着足金重的金镯子。

“等她生下孩子,那就一碗药赐死她。”

苏琳忍下心中的不快,下了马车,朝渡口走去。

这时,听见一声声哒哒的马蹄声。

马蹄滚滚,与她擦肩而过。

旁边的大丫鬟秀莲认出了骑马的男子,惊呼了一声:“二夫人,方才那是二少爷。”

“什么?陆郎也来了?”

苏琳定睛去看,见那马到了渡口后,便放缓速度,骑马的男子一跃而下,端的是风度翩翩,正是她的陆郎。

苏晚的发髻挽的并不紧,有几缕凌乱的长发散出来,渡口风大,让风一吹,那几缕长发便随风而起。

江岸渡口,她身形窈窕,腰间的带子倒是束的紧紧的,更加衬的她腰细如柳,仿若仙人。

陆归舟从马背一跃而下,远远的就盯住了苏晚,靠的越近,越能窥探出她惊人的美貌。

他心里掀起一丝说不出的涟漪来。

苏晚曾是他的未婚妻,两年前,他还去过柳州和苏晚见过几面。

那时的她,还未长开,却是自带灵气,美的像初春的嫩芽,现在,嫩芽抽枝开花,已经结成了她如今这副蕴藏着甜蜜汁水的红桃。

举手投足,眉眼微笑间,皆是无法道明的风情媚意。

苏晚微微屈身与陆归舟行了一个礼,娇甜的嗓音喊了他一句。

“姐夫。”

姐夫两个字,把陆归舟那荡漾着的心给震醒了。

他已经是苏晚的姐夫了,他娶了她的姐姐苏琳。

他忙收住眼神里快要溢出来的惊艳,笑道:“晚妹,听说你要来,我即刻就乘马来接你,这一路可还顺畅,坐了这么久的船,是否感觉到不适?”

苏晚轻声细语的摇头:“没感觉到不舒服,我挺喜欢泛舟游湖的。”

陆归舟闻言双眼一亮:“那晚妹先去我府上住着,养几天,把精神养足了,我可以带着你在上京城四处游玩。”

苏晚没有答话,只是抿着唇,一副害羞的样子,睫毛轻轻下垂,余光却是没放过陆归舟,把他打量的清清楚楚。

坦白而言,陆归舟是个俊俏的郎君。

他今天穿了一件天空蓝的圆领锦袍,身姿挺拔,映衬的他如山中的翠竹,加之他面容温雅,说话的声音也是不急不缓,整个人的身上充满了文艺气息。

一看便知道,他是个家世不错,读过许多书的谦谦君子,且他截止目前为止,人生都是一路通畅,没有遭受过磋磨的。

这样的郎君,倒是便宜了苏琳那个恶毒的姐姐。

苏晚的视线越过陆归舟的肩膀,看到了不远处快步朝这边走来的苏琳,脚底一个不稳,在陆归舟面前倾斜了下去。

陆归舟眼疾手快,当即松开马匹的缰绳,双手抱住了她的腰。

虽然隔着层层衣裙,但是那纤细如柳的腰肢,又软又细,让他怦然心动。

苏晚却仰着那张素雅的芙蓉面,含羞带怯的道:“姐夫,快放手,我没事的,不要让姐姐误会了。”

这声姐夫,婉转幽幽,像绕梁的余音,甜滋滋的,带着钩子,勾的陆归舟心痒难耐。

姐夫

姐夫

有一种背德的禁忌。

这让从小阅读圣贤书的陆归舟升起一种招架不住的感觉。

他颇有些依依不舍的放开了苏晚。

而苏晚却立即后退了两步,垂下头。

苏琳已经带着嬷嬷丫鬟到了渡口边。

“苏晚!你又在狐媚勾人了,你可别忘了,陆郎现在是你的姐夫!”

“你还要不要脸了。”

小说《嫁高门做主母,她娇骨玉香撩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6日 22:30:23
下一篇 2024年2月6日 22:3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