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完结免费蒋承远云舒月(云舒月蒋崇)_蒋承远云舒月(云舒月蒋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蒋承远云舒月》,是作者“云舒月”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云舒月蒋崇,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穿书后,丞相大人日日求宠精品(主角蒋承远云舒月):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值得推荐。喜欢全本资源的朋友,欢迎阅读穿书后,丞相大人日日求宠精品全文。…《穿书后,丞……

现代言情蒋承远云舒月》,是作者“云舒月”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云舒月蒋崇,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是,大人。”驿站的人早早就接到了通知,说是今晚丞相大人会过来,因而负责接待的地方官员一早便来这里候着。云舒月刚下马车,就看两位身着官服的官员朝这边走来,此时,蒋承远已将事情安排好走了过来,苏城和官驿管事连忙上前见礼:“下官见过丞相大人。”两人都听说丞相大人刚刚成亲,再看他走到云舒月身边停下,又心…

蒋承远云舒月

阅读精彩章节

穿书后,丞相大人日日求宠精品(蒋承远云舒月)推荐给大家:我喜欢这两个主角,认可并赞同他们的人生观。
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叹,只要是读过的人,都懂。
因为爱情让我动容,更因为书中溢出的满满的让我温暖的东西。
因为爱情不是推让,爱情不是顺其自然,爱情就是需要强硬,这是我最喜欢这本书的地方。
…《穿书后,丞相大人日日求宠精品》免费试读赶了一整天的路,直到深夜才总算赶到了苏城驿站,夜幕之下,官驿门口的灯笼随风摇晃,照出一行人长长的影子。
今夜天边无星无月,夜间的风更凉了些,夹杂着阵阵湿气。
户部的官员眼见变了天,连忙命人将装粮草的马车遮盖严实,以免落了雨水发霉。
车厢内的云舒月疲累的睁开眼,发现自己竟靠在蒋承远的肩上睡着了,微倾的头立时直了起来,睡意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
见她醒了,蒋承远这才下了马车,户部侍郎见到姗姗来迟的丞相大人,心明眼亮道:“大人,这里下官已经布置妥当,大人快带着夫人入驿站中歇着吧。
蒋承远:“不急,今夜天色暗沉,恐会有雨,要将粮车遮盖的紧实些,另外守夜的兵士五十人一轮,每两个时辰换班一次。”
“是,大人。”
驿站的人早早就接到了通知,说是今晚丞相大人会过来,因而负责接待的地方官员一早便来这里候着。
云舒月刚下马车,就看两位身着官服的官员朝这边走来,此时,蒋承远已将事情安排好走了过来,苏城和官驿管事连忙上前见礼:“下官见过丞相大人。”
两人都听说丞相大人刚刚成亲,再看他走到云舒月身边停下,又心领神会的朝云舒月拱手道:“这位一定是丞相夫人吧,下官有礼啦。”
云舒月朝着二人福了福身。
蒋承远问:“今日驿站中可有其他人入住?”知府大人回道:“没有,押运赈灾钱粮是大事,驿站昨日就已经明令不再收人入住了。”
“嗯。”
蒋承远边说边抬步往驿站走,两位官员一左一右跟在他身侧,如此一来,云舒月被落在了后面,蒋承远走了两步忽然停下,身边说话的两人先是一愣。
察言观色的看向丞相大人。
蒋丞远转身走到云舒月身边,向他伸出手:“这里光线太暗,小心走不稳。”
两位大人见状识趣的往旁边挪了挪,没想到传说中无情果决的丞相大人,竟也有这般柔情周到的一面。
云舒月没想到蒋丞远会停下来等他,望着面前那双修长的手迟疑了下,最后还是将手放了上去。
蒋丞远皱眉,她的手冰凉,不由得握得紧了些。
手心传来的温热让云舒月暖和了些,她就这么跟在蒋承远身侧,在随后赶来的众位官员惊诧的目光中走入了驿站。
几位大人忍不住窃窃私语道:“相爷成亲当日都不肯背新娘子入府,我当时还以为相爷对夫人不满意呢,今日看来,相爷与夫人感情似乎不错。”
“丞相大人向来性子清冷那是对外而言,对内守着这么一个貌美如花的夫人,还能把持的住?”“你们不觉得冷啊,快进去吧,刚刚帮着扯马车的围布,我这手冻得拔凉。”
云舒月一路都在琢磨大松山的事,如此一来神情越发专注,甚到忘了自己的纤纤玉手还握在蒋承远手中,也是因为心中的事,云舒月也没听清几位官员的话。
蒋承远则不同,他耳力极好,几人的话听得一字不落清清楚楚。
讷讷的跟着蒋承远进了房,云舒月便解下披风挂在架子上,而后来到桌边倒了杯水,握住杯盏暖手。
打从她提起大松山的事,一路上就是这副神情,一会沉思出神,一会眉头微皱。
稍是功夫,小二就送来了晚饭,四菜一汤,并无新奇,二人洗了手便坐在桌边用饭。
云舒月下意识叹了口气。
蒋承远放下筷子:“夫人一路上多思忧虑,这大松山就让你这般害怕?”云舒月原本咬着筷子出神,闻言突然抬起头来,听他又提起了大松山,她决定还是要劝一劝:“大人,大松山的事妾身觉得还是不能掉以轻心,虽说咱们手上有强兵,但若能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到达容县岂不更好?”蒋承远的打量她的眸子越发深沉:“夫人确定我们一定会遇到山匪?”“道也不是。”
云舒月发现说谎是天底下最难的一件事,但她又不能说她知道蒋承远会在大松山受伤:“我只是觉得冒险不是最好的办法,夫君身负重任,行事应当更加谨慎才好。”
此时此刻,蒋承远对她彻底产生了兴趣,这个女人无论说话做事总会给人意想不到的惊喜,与原先陈平打听的情况可以说是天差地别。
她不仅不弱柔善感,相反个性舒展随意,沉稳理智,甚至对此次朝廷运送粮草之事也有着自己的想法……两个就这样彼此打量着,云舒月觉得他今日的目光有些不大一样,好奇中带着一点点探究,以为他心生怀疑,云舒月解释:“此次赈灾的事已经引得龙颜不悦,我也只是不希望夫君因为一时大意出现差池。”
蒋承远点了点头:“夫人的建议,我会考虑的,菜都快凉了,吃吧。”
蒋承远先吃完出门去了,云舒月总算呼出一口气,虽然他不确定蒋承远到底会做出什么决定,但他本是心思慎密之人,行事应该不会存有侥幸心理。
万事以填饱肚子为先,这一路上她只吃了几块芙蓉楼的桂花甜米糕,好吃虽好吃,若做零食也就罢了,但当主食总觉得差了那么点儿意思。
云舒月原以为蒋承远去别的房中休息了,吃完饭打算叫小二来收拾,不想刚开门就见蒋承远手中拿个暖炉站在门口。
云舒月两手扶门:“大人可还有事?”蒋承远:“……”蒋承远随即反应过来:“无事,该歇着了。”
说完就抬步入了屋,云舒月慌乱着躲到一边,不然两人定会撞到一起。
店小二将桌上的碗盘收拾妥当,云舒月迟疑的坐在椅子上,再看蒋承远,正在解外袍的扣子。
云舒月清了清嗓子,撞着胆子问:“大人今夜要歇在这里?”“不然呢?”“大人没有事要与户部那些官员商量商量?”“他们都已经睡了。”
“既然大人今晚在这里歇着,那妾身就不打扰了。”
说着就要往门口走,只是发现这门竟打不开了,一抬头,才看到一只修长宽厚的手抵在门上。
云舒月转身,身后高大伟岸的身影立在面前,云舒月被拘在了执掌之间……

小说《蒋承远云舒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6日 10:50:47
下一篇 2024年2月6日 10:5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