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锦年郁唯一乔浅免费小说大全_最新小说全文阅读陈锦年(郁唯一乔浅)

以现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陈锦年》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郁唯一”大大创作,郁唯一乔浅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魂丢了,是他心尖蓦然颤动的声音男女主角(陈锦年,华京,郁唯一)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谱写怎样的悲歌,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将是怎样虐曲,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全文章节描写细腻,……

陈锦年

陈锦年》这部小说的主角是郁唯一乔浅,《陈锦年》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陈家比不上乔家,但也算不错,乔浅她爸还挺支持的。不过,霍影帝不太看好他们之间的感情。他曾说乔浅:“你这种脑子,玩不过人家,趁早分了。”乔浅最讨厌别人说她笨,尤其被霍司霖说…

陈锦年 在线试读

魂丢了,是他心尖蓦然颤动的声音男女主角(陈锦年,华京,郁唯一)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谱写怎样的悲歌,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将是怎样虐曲,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
全文章节描写细腻,作者佚名文笔功底深厚,带来了精彩的言情文。
…《魂丢了,是他心尖蓦然颤动的声音》免费试读乔浅正抱着她的新包亲热呢。
闻言扬起眉梢,脸上尽是小女人的幸福娇俏:“还不知道呢,不过他应该会给我准备惊喜。”
郁唯一很羡慕地看她,“看来你们俩感情很好。”
“是呀,他对我不错。”
乔浅说。
他们在一起没多久,乔浅她爸就知道了。
陈家比不上乔家,但也算不错,乔浅她爸还挺支持的。
不过,霍影帝不太看好他们之间的感情。
他曾说乔浅:“你这种脑子,玩不过人家,趁早分了。”
乔浅最讨厌别人说她笨,尤其被霍司霖说。
一股叛逆劲儿上来,她连着两个月没理霍司霖。
“霍女土前段时间抓到我爸出轨了,闹了一场,我还以为他们要离婚呢。
结果,现在又好得蜜里调油了。
真是佩服霍女土,这都能忍下去。”
乔浅母亲去世得早,他爹直到她十八岁高考完,才给她领回霍玉当后妈。
✘Ꮣ但此前,少不了在外面养女人。
结婚后,也没怎么消停。
“我要是男人,面对那么多诱惑,也不一定忍得住。”
乔浅念书的时候,还一口一个渣爹的说她爸风流。
后来出社会了,看到这个社会有多险恶,也知道名流社会也只是看起来光鲜亮丽,内里乌糟透了。
渐渐的,也就想开了。
很多男人穷极一生追求的,不过钱、权、女人,能免俗的太少。
“你别说,上次我去港城出差,一个胆子大的小白脸,竟然敢给我塞房卡。”
郁唯一说起这事就想笑。
乔浅听着很兴奋,“然后呢?”“我当然没接。”
郁唯一耸肩,“他那脸蛋身材,我还觉得自已吃亏呢。”
乔浅放声大笑,拍拍她肩膀,“下次我带你去庆城看男模表演,比娱乐圈很多小鲜肉都长得好看。”
郁唯一浑身发麻,“算了。”
郁唯一看着满地的金黄色落叶,淡淡道,“我要去江城出差,今年的生日就不陪你过了。”
“知道啦。”
乔浅凑过来靠她胳膊,甜滋滋道:“我和我男朋友一起过。”
郁唯一用手戳她脑门,“你恋爱脑发作的样子挺蠢的,不怪霍影帝说你。”
乔浅的脸顿时耷拉下来,哼一声,挎着新包扭头就走,背对她挥手再见。
郁唯一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去机场的路上,郁唯一带了两个东西。
都是林见深寄给她的生日礼物。
第一个,是他们分手后的第一年,林见深寄的,但她是后来才找出来拆开看。
是一个小熊抱枕。
她刚拆开的时候,扑面而来的一股冷冽清香,让她瞬间想起了林见深的怀抱。
她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但她想,林见深当时可真够心机的,估计是想用这个小熊来**她想他。
只不过隔了两年她才找出来,已经过了有效期。
第二个,是林见深今年寄来的礼物。
是用碎钻拼成的极光,璀璨耀眼,而且侧面,还能看出郁唯一的肖像。
她承认自已刚打开的时候震撼了许久。
事后她在网上找类似的作品都没找到,应该是林见深自已做的。
她不知道林见深为什么还要给她送礼物,还送这样精心准备的礼物。
所以这次去江城出差,她想再去见他一次。
落地到江城酒店歇息一晚,第二天郁唯一就带着冯越和南梦,去了酒局。
满座的人里,只有两个女人,郁唯一又是其中最年轻的。
一个年轻的、漂亮的女人,在商场其实挺难的,很容易被冠以“花瓶”头衔,亦或者被人恶意揣摩靠男人上位。
而且她姓郁不姓陆,虽然代表陆氏,但其实和陆氏董事长的关系,鲜少人知道。
郁唯一自已,当然也不会主动去宣扬这一点。
郁唯一虽然穿着正装,但并不掩饰自已的美貌,妆容精致,眉眼间张扬着美丽的锋芒。
但她太过年轻,总有些商场老油条觉得,自已能从她手里讨到便宜。
一来二往的,郁唯一失了耐心,直接起身离席。
众人面色各异,有人笑了出来,“果然年轻,沉不住气。”
“陆氏怎么派这么年轻的丫头过来,还以为是总裁秘书,没想到就是总裁。”
有人皱眉,觉得刚刚他们话语是有点过分,怕因此得罪陆氏。
冯越和南梦去追愤怒离开包厢的郁唯一,而郁唯一本人,却怔在了走廊,定定望着前方,目光慢慢失去焦距。
前面一行人刚从包厢出来,往大堂方向走。
穿着黑色西装、个子最高的男人,俨然是她明天要去找的林见深。
而他身侧,挽着一个漂亮娇丽的女人,对着他甜蜜地笑。
人群中还有人打趣:“林总放心,这部戏一定是灵儿的。”
一行人渐渐走远,走廊也陡然空旷下来。
随着他们的离开,仿佛一下子抽走了所有空气,郁唯一觉得自已有些呼吸不上来。
脑子里几乎同时响起乔浅的话:“我要是男人,面对那么多诱惑,也不一定忍得住。”
她知道林见深的投资挺成功的,去年还收购了一家游戏公司,推出了一款爆火的游戏,敛财无数。
除此之外,他还入股了一家娱乐公司。
现在,他身侧就有了女明星作伴。
郁唯一觉得自已有点可笑。
都已经分手三年了,但凡林见深还喜欢她,一年前她去找他的时候,他也不会对她那样冷淡。
两个生日礼物,就让她想当然地乱了心。
明明知道对方已经不爱她了,还在蛛丝马迹中寻找慰藉,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可悲。
因为被他爱过,所以她太明白林见深爱一个人的样子。
他如果还爱她,不会和她分手,也不会分手后一直不来找她。
这么简单的道理,她却偏要自已亲眼看到他身边有了别的女人,才肯相信。

小说《陈锦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6日 10:48:26
下一篇 2024年2月6日 10:4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