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小说重生之权御千娇(叶楚文魏文斌)_重生之权御千娇(叶楚文魏文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长篇现代言情《重生之权御千娇》,男女主角叶楚文魏文斌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叶楚文”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派出所,拘留室。  叶楚文蜷缩在角落里。  深秋,即将入冬的楚南省,气候很冷,他浑身湿透,冻得脸发白,搓了搓被冻僵的手,哈着热气。  “文斌,我毕竟跟他夫妻一场,能不能看在我的份上,这次就饶了他吧?”  魏文斌和周晓晴出现在派出所门口。  “饶了他?哼,我长这么大,平时都是我揍别人,什么……

重生之权御千娇

长篇现代言情重生之权御千娇》,男女主角叶楚文魏文斌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叶楚文”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派出所,拘留室叶楚文蜷缩在角落里深秋,即将入冬的楚南省,气候很冷,他浑身湿透,冻得脸发白,搓了搓被冻僵的手,哈着热气“文斌,我毕竟跟他夫妻一场,能不能看在我的份上,这次就饶了他吧?”魏文斌和周晓晴出现在派出所门口“饶了他?哼,我长这么大,平时都是我揍别人,什么时候被别人这么揍过?不治治这小子,你让我这张脸以后往哪儿搁?”魏文斌冷哼道“我跟他还没有离婚……”周晓晴低…

阅读精彩章节

派出所,拘留室。

叶楚文蜷缩在角落里。

深秋,即将入冬的楚南省,气候很冷,他浑身湿透,冻得脸发白,搓了搓被冻僵的手,哈着热气。

“文斌,我毕竟跟他夫妻一场,能不能看在我的份上,这次就饶了他吧?”

魏文斌和周晓晴出现在派出所门口。

“饶了他?哼,我长这么大,平时都是我揍别人,什么时候被别人这么揍过?不治治这小子,你让我这张脸以后往哪儿搁?”魏文斌冷哼道。

“我跟他还没有离婚……”周晓晴低下头去。

“呵呵,放心,不会耽误你们明天去民局办手续的,你要是不忍心,就别了,在外面等我。”

魏文斌说完,看了一眼守在门口的个杨所杨安民,一起走了。

周晓晴站在原地,心情多少有些复杂。

叶楚文这些年,对她很好。

自从两人结婚以来,家里的家务活,基本上都是叶楚文一手包办,从不舍得让她沾,有时候面对父母和弟弟的冷嘲热讽,也总是能忍则忍,不让她夹在中间为难。

她不清楚丈夫的家世,但知道,当初为了和自己在一起,叶楚文甚至不惜跟家里人翻脸,到现在,已经整整三年多没有再回过燕京,也没有跟家里人联系。

他,的确是个好男人。

可是……

当初,两人刚刚认识的时候,叶楚文作为人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被分配到团中央工作,绝对是妥妥的青年才俊,前途一片光明。

可不知道怎么回事,来了沅县,工作上几次调动都遇到阻力,还被发配到竹园乡中心小学,当了一个代课老师,连正式制都没有。

她也帮忙运作过,只是好像一直被什么人给压着。

周晓晴是个很有野心的女人,和叶楚文在一起,就是看中他的潜力。

但现在,她不由得猜测,丈夫多半是以前在团中央得罪了什么大人物,基本上是没有翻身的可能了。

她不被丈夫连累,也渐渐对丈夫失去了耐。

魏文斌,是县的儿子。

魏县年富力强,听说还是地一位大领导的心腹干将,不出意外,明年换届,应该就会接任县书的位子。

相比前途暗淡,看不到任何希望的叶楚文,魏文斌,显然才是她更应该把握住的机会!

“楚文,你别怪我,这年头,没有背景,要往上爬,实在是太难了。”周晓晴忍不住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夜幕下,前方泊油路上,出现两盏车灯。

一辆黑小轿车,朝着派出所这边驶了过来。

……

“叶楚文儿,你白天不是挺牛吗?嗯?再牛一个给我瞧瞧?”

两名民警将叶楚文驾到魏文斌面前,一脚狠狠踹在他的膝盖窝上。

魏文斌住叶楚文的下巴,强行将他头抬起,满脸猖狂得意。

啪!

一耳光甩在叶楚文脸上。

“滥用私刑,你们派出所,就是这么为人民服务的么?”叶楚文吐出一口血,膝盖顿地,传来剧痛。

“哟,都这时候了,还?还搁这儿扣帽子呢?”魏文斌与杨安民相视一笑,“你是人民么?他是人民么?哈哈哈哈,你就一刁民!”

“杨所长,你说,对付刁民,一般应该怎么处理啊?”

“这还不简单,先敲他几颗门牙,再挑他脚筋,看他还怎么蹦跶。”杨安民附和道。

“还等什么呢?动手吧?”魏文斌双手抱,坐回到椅子上,翘起二郎腿,一副等着看戏的样子。

“杨所!”

却在这时,一个小姑娘着急忙慌的跑了进来。

“怎么了?”

“县里法王书来了!”

“什么?这都几点了?王书怎么会突然跑我们这儿来?”杨安民诧异道,不由得看向魏文斌。

“别看我,跟我没关系。”

法王书,在县排行第四。

而且,和他爸不太对付,魏文斌也有些疑惑。

砰!

两人还没过来,拘留室的门就被人重重推开。

一位约莫六十岁左右,戴着副眼镜,五清瘦,有几分知识份子气质的中年男子,带着一个秘书打扮的年人,走了进来。

正是沅县法书,王胜义。

“你们在干什么?”

看到被两个民警压着,跪在地上,角带血的叶楚文,脸阴沉道。

“王伯伯,你咋这么晚大老远跑竹园乡来了。”魏文斌连忙起身迎了上去,“没干什么,这不,这小子白天闯进乡,莫名其妙动手打我,被杨所抓到所里来审讯一下。”

“审讯?有你们这么审讯的吗?马上把他给我放了!”王胜义沉声呵斥道。

话音刚落,身旁秘书就上前推开了两名民警,客客气气将叶楚文从地上扶起,递了快手帕,“没事吧?”

“没事,一点小伤。”叶楚文接过手帕,擦了擦角的血迹。

秘书又下自己的外套,给叶楚文披上。

王胜义冷冷的盯着杨安民,也不说话。

杨安民额头逐渐冒汗,噤若寒蝉。

心中却是多少有些惊讶。

他又不傻,一看秘书的举动,就知道王书是专程为了叶楚文而来。

只是,叶楚文的情况他了解,副乡周晓晴的丈夫,外地人,在本地无亲无故,压根谈不上什么背景,怎么会惊动法王书?

气氛十分压抑,王书不开口,谁也不敢说话。

杨安民感觉喉咙发干,咽了咽唾沫,忍不住用带着求援的目光偷偷瞟向魏文斌。

“王伯伯,你认识这小子?他无缘无故动手打我,你瞧,我这鼻梁骨都被他给一拳闷断了,我爸特意给杨所打了电话,要求严惩这小子。”魏文斌也看出微妙,指着自己还包着纱布的鼻子,搬出了自己的父亲。

“是无缘无故么?”

王胜义浮出一个似有深意的笑容,也不点破。

“文斌,魏县就你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心疼你,无可厚非,但也不能滥用私刑,毕竟传出去影响不好,口供录完了么?”

“额,嘿嘿,录完了录完了,什么,既然是王伯伯出面了,这事儿就先这么着吧,杨所,还不快把他手铐解了。”魏文斌听出,这是要保叶楚文,心里虽然疑惑,很是不爽,但在王胜义面前,他可不敢像之前么嚣张。

杨安民过来,连忙亲自帮叶楚文解下手铐。

“走吧。”

王胜义转身,突然又停下,回头在杨安民的上点了点,“安民安民,名字倒是个好名字,魏县最好是给你打过电话。”

杨安民一个激灵,顿时吓得汗流浃背,只低着头,不敢回应。

他本来还以为能借着这事儿,通过魏文斌抱上魏县的大腿呢,也不知道一个乡镇中心小学的代课老师,怎么能跟法书这样的大领导扯上关系?

这不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么?

“王书,请稍等一下。”

叶楚文开口叫住了王胜义,随即,走到魏文斌面前。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他时……

啪!

突然,毫无征兆,叶楚文反手一耳光,重重的抽在魏文斌脸上。

“这一,是还给你的。”

说完,在魏文斌一脸懵的表情下,径直走出了拘留室。

王书都愣住了,似有深意的看了叶楚文一眼。

“我你!”

“叶楚文,你他给我等着!!!”

叶楚文走出派出所,身后传来魏文斌气急败坏的喝骂声。

“楚文……”

站在外面的周晓晴,听见魏文斌的声音,又看到他和王书一起出来,张了张,多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叶楚文与她对视一眼,却并无言语,和王书一起坐进了辆黑小轿车。

昔同床共枕的夫妻,现在已形同陌路。

小说《重生之权御千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6日 10:37:01
下一篇 2024年2月6日 10:3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