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殿下,恕臣救嫁来迟(苏浯春雾)最新小说推荐_免费小说推荐公主殿下,恕臣救嫁来迟苏浯春雾

长篇古代言情《公主殿下,恕臣救嫁来迟》,男女主角苏浯春雾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随是随简”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双女主 双洁 穿越 爽文 女主都理智且长嘴 过程甜宠 双向奔赴】外表高冷外人勿近的五公主vs飒气满满喜欢调戏专情敌国女大将军因为系统的意外穿越成为这个世界的五公主的苏浯,在面对系统指派给她的任务是攻略敌国皇太子的时候,非常不屑:攻略男人?没意思。她想法子逃出王宫,看见此世界的种种不公平规定,她做出了一个决定:为女性开一家免费的仙丸店。在一次意外相遇下,苏浯救下了深受重伤的韩映,从此两个人的命运开始有了紧密的联系。在与苏浯不断地交往下,韩映渐渐被苏浯身上展现的是不属于此时代的思想所吸引,不可避免地深深爱上了苏浯。在以保护苏浯的借口下,韩映向国王申请指婚。“女子为何不能为王?只要你愿,我便只做你一人的大将军。”“阿浯,嫁给我吧。我护你此生此世周全。”韩映一字一句说得极为认真,像是在对神明发誓。苏浯轻笑:“为何不说护我生生世世周全?”如果可以,我愿护你生生世世周全,做只属于你一人的大将军。…

小说《公主殿下,恕臣救嫁来迟》,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主角是苏浯春雾,是著名作者“随是随简”打造的,故事梗概:春雾反应过来,不敢犹豫,上前扶住了摇摇晃晃的苏浯。春雾扶着苏浯坐上了薄薄一层的破烂床褥,苏浯伸了一下腿脚,看着恭恭敬敬站在一旁的春雾,不禁轻轻叹了口气。春雾的母亲是五公主母亲茶嘉人的贴身女婢,后来春雾的母亲因为帮茶嘉人顶罪名,惨死在宫中。从此,春雾成为了五公主的女婢,春雾小五公主一岁,两人从小便一起…

公主殿下,恕臣救嫁来迟

公主殿下,恕臣救嫁来迟 在线试读

嘉人多,苏盛的子嗣自然也多。光是皇子公主就已经多至三十余人了,并且每年的人数都在上涨。王族人数众多,要靠民众来养这么多人,再加上苏盛的暴政,百姓自然是苦不堪言。

真是昏君一个。

苏浯冷冷一笑。

回忆完毕,苏浯不禁发愣,这五公主的经历居然和自己有那么几分相似。不同的是,五公主有父有母,只是她的母亲,在不久前因为风寒去世了。

自从母亲去世后,五公主性情大变,从原先的温柔少言变成了暴躁恶言。

苏浯简单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骨,从地上挣扎着忍着小腿的剧痛爬了起来,颤颤悠悠地环顾了一下四周,这就是五公主的“宫殿”。

真是寒酸呐。

见苏浯站得不稳,一旁的春雾连忙也站了起来,想要靠近苏浯又不敢靠近,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

苏浯看着旁边一脸犹豫的少女,笑了笑,朝着她伸出手:“春雾,扶我一下可以吗?”

春雾在原地愣了几秒,自从茶嘉人去世后,苏浯再也没有让任何人碰过她。

春雾反应过来,不敢犹豫,上前扶住了摇摇晃晃的苏浯。

春雾扶着苏浯坐上了薄薄一层的破烂床褥,苏浯伸了一下腿脚,看着恭恭敬敬站在一旁的春雾,不禁轻轻叹了口气。

春雾的母亲是五公主母亲茶嘉人的贴身女婢,后来春雾的母亲因为帮茶嘉人顶罪名,惨死在宫中。从此,春雾成为了五公主的女婢,春雾小五公主一岁,两人从小便一起生活在这个毫无生机的宫中。

而春雾脸上的疤痕,也是为了抵抗欺负五公主的那些王子们导致的。在这个世界,一个女人如果脸毁了,这辈子算是完蛋了——嫁不出去了,可以说根本是没有路子可走了。

什么狗屁封建时代。

苏浯看着春雾,柔声:“春雾,能帮我烧一壶水吗?”

春雾应声,出去了。

苏浯盘腿坐起,仔细地感受着体内的仙气,可是无论怎么感受,除了刚刚那颗酸臭仙丸微量的仙气,除此之外,自己体内再也没有其他任何的仙气了。

这具身体最基本的一级仙阈都没有冲破。

苏浯简单对这具身体进行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回忆起来五公主过去常常被欺负的记忆,在心里默默决定:一定要离开皇宫!

春雾烧好了一壶水端了进来,替苏浯倒了一杯水,端替给苏浯。

苏浯接过烫手的茶杯,手骨的寒冷终于消退了些许。

“春雾,你也喝点热水吧。”苏浯小口吹抿着烫水,看着一旁站得端正的春雾。

春雾身子很瘦很瘦,简直是如同皮包骨,看着都有些许吓人。

春雾摆着手:“不……我不用……”

苏浯佯装生气:“怎么不听我的话了?”

春雾没有说话,立马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捂在手里,感受着传递手心的烫度。苏浯大变了,和之前那位暴躁跋扈的五公主完全不一样了。也与最先前的那位柔柔弱弱的五公主不沾样。

春雾正在寻思着是不是那颗仙丸的原因,想着想着决定找个时间去找仙医问个明白:仙丸还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

“春雾,我问你,怎么样才能出宫?”

春雾正思索着什么时候去找仙医,被苏浯突然发声吓得一耸。

反应过来:“殿下,您要出宫?最近民间不平,还是不要出宫为好。”

前不久,原本四国变成了三国,四国其一的赤国被余国消灭,闹得其余两国苏国谭国可谓是担惊受怕,原本四国中,余国的国力兵力都是最强的,指不定不过多久,余国的刀尖便要指向苏国与谭国了。

又因为苏国皇帝的暴政,百姓苦不堪言,农民起义一时四起,大量兵力都面向镇压农民起义,一时间苏国国内乱起。

苏国皇帝苏盛最近工作量大起,每日申请见面的官员多到都排满通向苏国最高皇府的九十九阶梯。

“出宫的话要得到王后的批准。”

后宫琐事皆由王后一人掌管,出宫之事自然也是需要得到王后的批准。

在五公主的回忆里,她几乎没见过王后,只记得王后是一个极其严肃的威望女人。

苏浯点了点头,小口抿着茶杯里的热水,环顾着四周,这个房间实在是太破烂了,根本不能抵御冬天的严寒。

想着想着,苏浯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把春雾叫到跟前,和她耳语了几句。

闻言的春雾,大吃一惊,下巴险些掉在地上,她立马在苏浯面前跪了下来:“公主殿下,万万不可啊!”

苏浯听到公主殿下就头疼:“这有什么不可?从现在开始你我两人之间不必称呼我为公主殿下,叫我乳名。”

春雾瞪着眼睛张口:“万万不可!”

“你从小不也叫我乳名吗?怎么现在就‘万万不可’了?”

春雾头埋得很低,只是嘴里一直念叨着:“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

看着春雾一直“万万不可”地念叨着,苏浯只好随她了。

“这有什么不可?我要出宫。”

“可是,您这样做也太极端了。”

苏浯反问:“有其他办法吗?”

春雾噎了一下,没有说话。

“您为什么一定要出宫呢?您不是从小到大都……”想到了什么,春雾突然停住,再也说不下去。

苏浯从小在王宫过得不能算很幸福,但因为有苏浯的母亲庇护着,也算是还不错,如今苏浯的母亲去世,苏浯过得实在是凄苦。

苏浯叹了口气:“春雾,我不想一辈子困在这里,我要出去看看外面。”

春雾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好半晌,她微微动了动小拇指,轻轻开口:“那您能让我陪着您吗?”

苏浯点点头:“当然,本来就是要带上你的。”

闻言,春雾想要扯出笑容,可是随即想到苏浯刚刚对自己说的话,竟然一丝笑容都扯不出来。

等了几个时辰,大雪渐停,天色渐渐暗淡下来,整个天空都被薄薄一层的紫蓝包覆着。

苏浯搓着手,朝着手心哈着热气。

突然从门外传来一阵吵闹,苏浯轻轻挑着眉。她等的人终于到了。

两个穿着深紫色毛绒长袍的十三四岁的男孩破门而入。

苏段踹开了门,随即环顾四周,当看到坐在床褥上的苏浯的时候,他带着阴险的笑:“苏浯,你怎么还没死啊。正好,今日我心情不爽,你过来,让我给你来几巴掌出出气。”

一旁的苏益哈哈大笑:“昨天还差点把她的腿给废了,今天你看看她瞪着我们的眼睛——是那样的凶狠!”他的眼睛里笑着闪着兴奋的彩光狠狠盯着苏浯。

“哎哟,我好害怕啊。”苏段笑得前俯后仰,一只手搭在段益的肩膀上。

“我也好害怕啊,要是她母亲那个贱妇在,你说咱俩会不会被骂死?”

“她母亲?她母亲已经死咯……哈哈哈哈哈哈哈……”

两人闹作一团。

苏浯突然笑了。

苏益挑着眉,止住了大笑,带着好奇:“你笑什么?”

苏浯勾着唇只是看着眼前的两个男孩,突然扭头看向春雾:“春雾,你脸上的伤就是这两个怂包弄的吧?”

春雾愣在了原地,没有吭声。

听到自己一直欺负的人居然敢骂自己,苏段和苏益唰的一下黑了脸:“你说我们什么?”

苏浯转过身看着他们惊讶地挑着眉:“啊?原来你们还是聋子吗?”

“好吧,我重复一遍。我说,你们两个是怂包。”

苏段直接一拳挥向苏浯的脸上,一旁的苏益连忙阻拦,却是拦不住:“等一下!别打她脸!会被人看出来的!”

苏段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他速度丝毫不减,握紧的拳头直冲苏浯迎面而来。

真当自己的拳法白学的?苏浯脸色不变丝毫。一般的成年男性都不一定打得过她,更别说这个十三四岁的小屁孩了。

苏浯直接一掌迎了上去,一脚直踹苏段最脆弱的部位。苏段被苏浯这一脚踹得直接跪倒在地上,他痛苦地捂着自己的下体,污秽的话语从嘴里疯狂冒出,眼泪直接横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该死的!痛死老子了!死贱人!”

一旁的苏益看着满地打滚的苏段,痴呆地咽了咽口水,不等他反应过来,苏浯一脚已经迎了上来,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倒在地上扭曲地捂着下体了。

苏浯看着痛苦扭曲在地上疯狂输出污秽的两人,轻轻笑了笑:“不是很牛吗?说要给谁两巴掌呢?嗯?”最后的“嗯”带着长长的尾音上向挑着,带着令人心颤的压迫感。

一旁的春雾被这一幕震惊的得半天没一点动作反应。

苏浯一脚踩在在地上疯狂扭动苏段的脸颊上:“拽啊,不拽了?问你话呢。”

不等苏段回答,苏浯伸手直接甩了苏段几巴掌。

苏段感受着两边脸上火辣辣的疼意,震惊地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你……你,你居然敢打我?”

苏浯闻言一笑,又甩了苏段几巴掌,苏段脑袋晕沉,只能听到“嗡嗡”的耳鸣声,自然听不到苏浯冷冷的一声:“打的就是你。”

这几巴掌倒是给苏浯手掌甩红了,她把脚从苏段脸上移开,一转,踩上了苏益的脸颊,脚尖在苏益脸上转了转,绞得苏益脸颊生疼,他忍不住大哭起来:“啊啊啊啊啊松开啊,苏浯你这个贱人!”

“你刚刚说我母亲什么?”苏浯一字一顿,一字一转脚尖,慢条斯理。

苏益从头颅到脚底都泛起了冷意,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哭着。

苏浯伸出手,对准着他的脸。清脆的“啪啪”声响彻整个空旷的房间,伴随着两个少年的哭泣声,形成了一段节奏。

终于苏浯扇累了,她狠狠吐出一口气,左手揉着右手的关节,看着痛得说不出话的两人,微微一笑:“下次见到我,绕道走,不然,见一次。”

苏浯偏了偏头:“打一次。”

“你敢打我们……呜呜呜……我让我母亲杀了你!”苏段捂着自己红肿的脸,恶狠狠地盯着苏浯。

苏浯仿佛突然想起什么,惊讶:“对哦。”

苏段这才仿佛找回了自己:“你死定了苏浯!我这就回去告我母亲你的状!”

苏浯直接拉开房门,做了一个快滚的手势:“慢走不送。”

苏段和苏益互相搀扶着走出房门,当苏段颤颤巍巍跨出门的那一刻,还转过头狠狠地瞪着苏浯:“死贱人,你给我等着!”

苏浯面无表情,慢悠悠地说:“我等着呢,你们快滚吧。”

小说《公主殿下,恕臣救嫁来迟》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5日 22:34:12
下一篇 2024年2月5日 22:3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