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夜难归林思雨慕夕免费小说大全_完结小说大全风雪夜难归林思雨慕夕

小说推荐《风雪夜难归》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林思雨慕夕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爱吃豆苗排骨的九深”创作的主要内容有:落日山庄庄主楚雄的女儿在家中死去,陈晨走进了落日山庄……他想要查明当年父母遇害的真相,只是他一步步走向真相,也一步步走进孤独…

完整版小说推荐风雪夜难归》,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林思雨慕夕,由作者“爱吃豆苗排骨的九深”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玲珑,把你知道的事情跟慕夕公子说说。”“慕夕公子,前些日子,府上有个下人沉迷于赌钱,他的工钱都被他拿去赌了还不够,他还拿了小姐的首饰,被小姐发现了,小姐就说要他赔首饰的钱,工钱就先不给他了。那人恼羞成怒,还骂小姐没人性。”玲珑有些气愤,明明是他做错了事情,为什么被骂的却是小姐…

风雪夜难归

免费试读

“慕夕公子,您来了,老爷正等着你呢。”慕夕刚刚走进落日山庄,就听老管家说道。

楚雄正坐在椅子上,玲珑站在旁边不知道说着什么。“楚庄主。”慕夕行礼。

“你来了,怎么不见林姑娘?”楚雄问道。

“历练结束,师父也要带着众位师兄弟们一起回昆仑了,师妹一个女子,住在府上多有不便,我就让她先回去了。”

“也好。”楚雄说道。

一夜未见,楚雄很是疲惫。“楚庄主还好吗?”慕夕见状询问道。

“你说得对,府上的护卫是没问题的。玲珑,把你知道的事情跟慕夕公子说说。”

“慕夕公子,前些日子,府上有个下人沉迷于赌钱,他的工钱都被他拿去赌了还不够,他还拿了小姐的首饰,被小姐发现了,小姐就说要他赔首饰的钱,工钱就先不给他了。那人恼羞成怒,还骂小姐没人性。”玲珑有些气愤,明明是他做错了事情,为什么被骂的却是小姐。慕夕刚想问下去,只听到管家进来说有客人拜访。

“孤月客陈晨,他来落日山庄做什么?”楚雄很是疑惑,就连慕夕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都很吃惊。

孤月客陈晨,年少成名,十五岁就已经是武林中排名前十的高手。可是这人却独来独往,鲜少有武林人士与他有来往。武林中关于他的传说有许多,这些传说更为为陈晨增添了一些神秘的色彩。不管什么原因,陈晨能来到落日山庄,楚雄都怠慢不得。

“快请人进来,慕夕你也随我一起去见见这位传说中的高手吧。”楚雄说道。慕夕自然对陈晨百般好奇,他曾经还幻想过这位前辈的模样,一定是一个威武雄壮,孔武有力的中年人的模样。

管家早已将陈晨带到客厅,“老爷一会儿就到了,还请贵客见谅。”老管家早已准备好茶点,以免怠慢了客人。

慕夕刚见到陈晨的时候只觉得这个年轻人很是漂亮,一点儿锋芒也没有,他就是传说中的孤月客吗,怎么跟传闻一点儿也不一样。

“楚庄主安。”陈晨行礼。楚雄似乎也颇感意外:“你是陈晨,武林中鼎鼎有名的孤月客?”

“正是在下。”陈晨说道。

“你到我落日山庄有何贵干?”楚雄问道。

“我听闻楚小姐遇难很是难过,想要和楚庄主一同调查真相。”陈晨言简意赅。他与楚雄并不熟悉,冒然提出这种要求,恐怕会被拒绝。果不其然,楚雄开口道:“我落日山庄与你并无交情,你与我家小女玉致应该也没有见过面,为什么要帮我一起调查真相呢?”

“楚庄主见谅,晚辈的确有自己的私心,但绝对不会对落日山庄不利。”陈晨不卑不亢。

“你既不意说你的理由,我也不勉强你。”楚雄说道,“你想留在落日山庄也是可以的,不过我希望你能竭尽全力帮我找出真相。”

“楚庄主放心,晚辈自然会尽心尽力。”陈晨得偿所愿,难得露出一抹笑容。

陈晨与自己想象中的模样没有半点相似,慕夕没有一点儿失望,好像陈晨就应该是这个模样,年少成名,初心不变,风光霁月,皎如明珠。

“这是昆仑派的弟子慕夕,是小女玉致的朋友,留在落日山庄帮我一起调查真相。”楚雄见慕夕一直没有说话介绍道。

看起来是个乖巧的年轻人,陈晨心想,只不过有些呆呆的,真的能帮楚雄查案吗?

“前辈好。”慕夕赶紧打招呼。

“我看起来这般老吗,你叫我陈大哥就好。”陈晨笑道,好像真的不太聪明,陈晨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好……好的,陈大哥。”慕夕赶紧改口。

陈晨点头,接着问道:“楚小姐被害一事现在有线索了吗?”

“府里有个下人前些日子与小女发生了点冲突。”楚雄说道。

“楚庄主怀疑是府里的下人害了楚小姐?”陈晨问道,“我听说楚小姐遇害时身旁有一朵红色的牡丹花。”

楚雄对年轻人的思考方式很是疑惑,为什么慕夕和陈晨都觉得玉致被害会和那朵牡丹花有关系呢?楚雄想着也就问了出来。

“直觉。”陈晨说道。

若不是觉得对方不是嬉戏玩闹之人,楚雄都要以为对方是在戏耍自己。

“老爷,孟获来了。”玲珑带着一位年轻人走了进来,他似乎有些紧张,总是低着头。

“我听说前几日你同玉致吵了几句?”楚雄问道。

“是,不过小人当时有些着急,说话就有些过分,后来小人才知道小姐已经付了工钱给我爹娘,还给我爹找了大夫,治好了我爹的病。我还想着找个时间谢过小姐,没想到小姐就走了。”孟获怀里此刻还揣着他娘亲手缝的平安符,早知道他就早些送给小姐了。

慕夕看玲珑的表情就知道孟获并没有撒谎,眼前的男人显然没有杀人的胆子。

楚雄看从孟获这里也不能问出什么,只好想另外的法子了。“玲珑,你先下去吧。”慕夕看出陈晨还有疑问。

等玲珑走后,陈晨开口问道:“楚小姐遇害的那一晚你在哪里?”

“小人回家了。”孟获说道。

“你在说谎。”陈晨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慕夕有些意外,他觉得孟获的说辞并无破绽。

“方才楚庄主问你话时,你的左手一直在颤抖,你很紧张。”陈晨方才就注意到了,孟获似乎很害怕楚雄。

“你若是隐瞒了什么,可以告诉我跟陈大哥,我们都是楚小姐的朋友,无论凶手是谁,我们都会帮她查明真相,给她报仇。”慕夕说道,他试图安抚孟获。

“若凶手和庄主有关系呢?”孟获抬起头问道。他需要一个肯定的答案,只有这样,他才能开口,他才敢开口。

“你果然看到了凶手。”陈晨说道。

“对,我看到了,可是我却没能救下小姐。”孟获当时都吓傻了,他甚至不敢逃,只呆呆的坐在原地,辛亏那人没有发现自己,否则小姐就死不瞑目了。

“你为什么认定凶手和楚庄主有关?”慕夕问道。

“因为那个凶手说你娘当年都没能斗过我,你一个小丫头,能掀起什么风浪。她还说庄主是她的,谁也抢不走。”想起女人的话,孟获就感到浑身冰冷。

“你看到了那个女子的样貌?”陈晨问道。

“没有,她当时一直背对着我,我没能看清。”孟获也有些遗憾。

打发走孟获,慕夕看陈晨的目光越发崇拜了。“陈大哥,你真厉害,不然我们就错过很重要的线索了。”慕夕的声音很是欢喜。

陈晨并没有慕夕的乐观,孟获的线索的确很重要,可是需要楚雄的配合,而且孟获十分提防楚雄,说明那女子与楚雄关系匪浅,楚雄到底在其中充当了什么角色,陈晨不得而知。

“陈大哥,你怎么不说话?”慕夕看陈晨神色凝重,有些不安。

“慕夕可曾见过楚夫人?”陈晨问道。

慕夕有些意外,陈晨竟然不知道楚夫人早就离开人世了。“落日山庄的庄主与夫人伉俪情深,当年楚夫人因难产而亡,楚庄主很是伤心,发誓终生不再娶妻。”

“你怀疑楚庄主?”慕夕明白了陈晨为何沉默,“他不像是这样的人。”尽管只相处了几天的时间,慕夕觉得楚雄应该是个光明磊落之人。

“你娘当年都没能斗过我,什么关系才能说出这样的话?”陈晨问道。

难道真的和楚雄有关,慕夕想起玲珑说得话,楚雄很是忙碌,经常都是楚玉致一人在家,每次楚雄出门楚玉致都会难过好久,又怕楚雄会看出来,每次都在楚雄面前表现得云淡风轻。如果楚雄真的疼爱楚玉致,又怎么忍心常年留她一个人在家。

“楚雄哥哥,你回来了。”祝梦与楚雄从小就是青梅竹马,两家早早定下了亲事。许久未见,记忆里那个总是跟在自己身后哭着闹着要吃糖的小女孩已经长大了。十五六岁的女子像是含苞待放的花朵,莫名多了些娇羞。

“回来了,我爹说以后就把落日山庄交给我了。”楚雄其实还想说那我就能娶你了,不过看着祝梦总是低着头,不愿抬头看他,他心里有些吃味。小时候关系再好,终究许多年未见了,梦梦跟自己也生疏了吗?

那天,楚雄都没能找到机会同祝梦单独说话,直到祝梦离开,楚雄还是满脸失落。

“我儿是等不及要娶梦梦过门了。”楚母打趣道,“你的眼睛都要黏在人家身上了,哪个姑娘愿意让你这样盯着她?”

“那梦梦不会觉得我是个登徒子吧?”楚雄觉得自己要解释清楚,他只是太过想念祝梦了,不是轻薄她。“我去找梦梦说清楚。”楚雄追过去的时候祝家的马车已经快到祝府了。

祝母看到楚雄跟来,很是开明的让祝梦同楚雄说话。“梦梦,我……我娘说我今天有些不礼貌,我来向你道歉。”

祝梦抬起头来发现楚雄的额头上满是汗水:“跑那么急做什么,我们两家离得也不远。”

“我怕你误会我,以为我是浪荡公子。而且,今天一整天你都没有抬头看我。”楚雄这话不乏委屈,年轻的男人自然希望倾心的女子能时常关注自己,祝梦连看都不愿意看他一眼,是不是代表不喜欢他呢?

祝梦笑了,她还从未见过楚雄这般模样,其实她也很忐忑,生怕楚雄不喜欢自己。小时候楚雄总是嫌弃自己话多,跑得慢,却还是牵着自己的手。

“我现在就在看你啊,楚雄哥哥。”楚雄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不属于自己了,它跳得飞快,这种感觉并不让人觉得不舒服,相反,楚雄觉得自己如坐云端,浑身软绵绵的,很是舒服。

“老爷,陈公子和慕夕公子想要见见你。”管家看楚雄又对着夫人的画像发呆,只能说一句造化弄人。

楚雄从回忆里清醒过来。他连忙将画像收起来:“请他们进来吧。”

陈晨和慕夕与楚雄说了几句闲话。“二位有什么话尽管直说,不必兜圈子。”楚雄看陈晨二人欲言而止的模样,就知道两人是有事,只不过不知道怎么开口。

“听闻楚庄主与夫人感情甚笃,庄主夫人只留下楚小姐一个女儿,楚庄主为何不教楚小姐功夫,也不陪在楚小姐身边?”陈晨的话像一记惊雷打落在楚雄身上。

慕夕看楚雄变了脸色,连忙解围:“楚庄主若是不方便说就不必说了,我和陈大哥绝对没有打探楚庄主隐私的意思。”

“是不是孟获说了什么,所以你们才来问我?既然如此,我就全部告诉你们吧。”提起楚夫人,楚雄的脸色很是复杂,爱慕,欢喜,悲伤,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我与夫人青梅竹马,两家世代交好,爹娘就为我们定下了娃娃亲。长大后我就娶了梦梦。成亲后我们俩琴瑟和鸣,夫妻和睦。我爹娘也很喜欢梦梦,婆媳之间从来没有红过脸。”楚雄应该是很喜欢楚夫人的,不然他不会如此怀念过去的日子。

若是日子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楚雄成亲一年后,祝梦就有身孕了,楚雄很是开心,每次出门都会为祝梦带些小礼物。祝梦喜欢各种各样的花,楚雄就在后院栽了一院子的花。楚雄并不喜欢花,只是每次祝梦捧着一束花笑起来的模样很是幸福,楚雄就觉得这花也变得好看了。

祝梦肚子里的孩子大概四个月的时候,落日山庄发生了变故。楚雄与朋友喝酒的时候在巷子里遇到了几个男人追着一个女子,女人被吓坏了,只一个劲的求饶,那些男人猥琐的笑声传来,楚雄果断出手了。那些男人不过是些地痞无赖,没有什么真功夫。楚雄不出两招就将人打跑了。

“姑娘,你没事吧?”那姑娘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的模样,她衣衫褴褛,大约方才跑得有些急,许多地方都被树枝划破了。楚雄见状,忙将身上的外袍脱下,为女子披在身上。从女子断断续续的描述中,楚雄才知道原来女子被她的父兄卖给郭老爷做小妾,女子不愿意跑了出来,谁知道又遇上了几个地痞无赖。

楚雄没有法子,只能将女子带回了落日山庄。祝梦见夫君带回来一个女人,心里纵然有些不舒服,也没有说出来。

“若是我当时给她一些银两,打发她走就好了。”楚雄说道。

就算慕夕从未经历过男女之情,却也知道接下来的故事恐怕不会圆满。

楚雄当时只觉得女人有些可怜,便把她安排在客房。楚母遣人将楚雄叫了过去:“我听府里的丫头说你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女人,可有此事?”

楚雄将遇到女子的经过和女子的遭遇告诉了自己的母亲,楚母感叹道:“倒是个可怜的孩子,不过你带一个女人回家,梦梦心里怕是会有隔阂。你想好怎么安置她了吗?是想让她在府里做个侍女吗?”

“娘,她的遭遇已经让人同情了,我怎么能落井下石,我打算等她情绪稳定了些再安排。梦梦那里你不用担心,她向来心肠很好,不会介意的。”楚雄说道。

楚雄为人亲厚,这是他的优点,却也是他的缺点。因为楚雄不会想到在一个女人身陷囹圄的时候不计后果去帮我,已经给了她希望。

一开始那女子与祝梦的确相处不错,祝梦也相信自己的夫君是因为可怜她才会去帮助她,因此祝梦也没有吃醋的心思。

楚雄觉得自己做得很对,女人留在家里陪着祝梦也是不错的,自从她来到落日山庄,祝梦开朗了许多。

“姐姐,这些花儿真好看,楚大哥真体贴。”女人与祝梦很快熟悉起来,祝梦也知道了她的名字春花,这是一个极其寻常的名字,可以看出她的爹娘对于这个孩子的到来并没有多少欣喜。

祝梦并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她见多了女人争风吃醋的手段,她不屑去用,也不意味着她不能识破这些手段。“你还是叫我楚夫人比较好。”

春花有些害怕:“我只是觉得叫姐姐显得亲近。”

祝梦笑着说道:“叫姐姐当然很好,可是我已经成亲了,你又不是我的亲妹妹,若是被旁人听去了,对你的名声不好。”

楚雄回家以后就去了后院:“梦梦,今日感觉感觉好些了吗?”祝梦自从有身孕后,吐的很是厉害,好在楚雄体贴,她也不觉得吃苦。“还好。今日倒是乖巧得很。”祝梦抚摸着肚子,觉得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抬头看去,春花又恢复了往日的纯洁无害。若不是方才那道目光过于凌厉,祝梦都要怀疑自己看错了。

直到楚雄牵着祝梦一起离开,祝梦都感觉到不安。

楚母心疼祝梦,每隔几日就让裁缝上门为祝梦做几身衣服。“也给春花做两件吧。”楚雄看到春花的衣服都有些旧了,天都冷了,那衣服肯定不保暖。

小说《风雪夜难归》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5日 22:30:05
下一篇 2024年2月5日 22:30:33